您的位置 首页 中考满分作文

散文 | 周长征:小草的力量

小草的力量文/周长征
初夏的一天,周末回到老家无人住的老宅院,发现院子里平时铺得十分平整的石板,突然有一块翘起了角。我疑惑地掀开查看,看后不禁愕然。原来是一丛碧绿的小草们在举着小胳膊,顶起石板,在为自己争取着生存空间。
我掀起石板的手,不忍心再把它放下,生怕一旦放下,会把小草们的手臂压弯,更担心会把它们顽强生存的意志压折。我忽然记得北屋西厦下有几块准备栽树用的花棂镂空水泥砖,镂空就是为小草能恣意生长而设。
我轻轻地撤掉石板,然后将那些碧绿的小精灵们小心翼翼地集中移栽到镂空处,给每一棵小草都能舒服地安个家,然后,再浇上足足的水。
此时,我就想,尽管小草是这么的微弱纤小,但从它们娇小身躯里发出的能量,却是人所不可估量的!
于是,想到小时候老家村外的一片片土地上,尤其在雨后早晨,那田埂地边的水白菜、热草秧,车前子,还有蛤蟆秧,猪秧草以那些及说上名字和说不上名字的小草,顶着雨露蓬蓬然张着胳膊欢呼雀跃的样子,至今想起来,还是那么地留恋,那么亲切。因为,它们曾经是我的伙伴,是我劳动的对象,是我们家圈养的猪牛羊们的食粮。真的惊叹它们的生命力,割掉一茬,住不几天功夫,就会一丛丛继续冒出来。
它们裸露于大地,赤条条地迎风霜、顶烈日、遭雨雪,笑迎每一束阳光、珍爱每一滴雨露、每一缕清风,严冬来临,蛰伏地下,春风涌起,随风生长,最早报告春的信息。春绿秋黄,一岁一枯荣,根植大地生生不息。
除了根生田间地埂,它还可寄生于水泥砖石的缝角,甚至连小蚂蚁都难觅踪迹的僻静之处,还可以生长在草房的檐角墙头,它们簇拥在一起,你依着我,我靠着你,互相抱团迎接着烈日考验,倔强而生。
没人会给它们浇水,更没有谁给它们施肥。那漫天飞舞的花蝴蝶,都不愿在它们的身旁做哪怕短暂的停歇,娇嫩的叶片细瘦,部分裸露在地面的根须因环境贫瘠显得苍黄不堪,但它们每一片叶子,都那么精神抖擞,细细的草茎却似柔韧而坚强的钢筋,一点点地收集生长所需要的营养。
看似极其细柔的草茎,它的韧劲和柔力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纵使一个手劲非常大的人,使出浑身的力气,把一根热草秧子拽断,那则是非常的不容易的一件事。我们拔草间隙做拔绳游戏,经常用这草拧成绳子做道具,十几个小伙子都拉不断。
大学毕业时,班里一位女同学在我的留言本里这样写道:“即便是一棵小草,也要顽强努力成长!”,三十多年来,我一直疑惑这位同学写此留言的用意,心里有一种不是滋味的感觉,又不能去问个究竟。大家都希望成为参天大树,顶天立地,为何把我定位小草呢?令我疑惑了三十多年。今天,可以欣慰地对留言的那位同学说一声,谢谢你!
不是吗?我们不都是一棵棵小草吗?
1976年,我初中毕业后,祈盼着升入高中求学的愿望被阶级成分而化作泡影。我家成分是中农,全村七八个同学中就我家成分高,于是我便成了被拒止高中大门外的那一个。在其他同学肩背书包快快乐乐去往高中上学时候,我却要到村里小队长那里报过到后,参加集体生产队的劳动,肩上搭上的是拉车拉犁的缰绳。
彼时彼刻的我,感觉自己就是一棵被风打雨摧的小草,特别无助,特别无奈。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也不灵!犹如一棵小草,挤在偏僻贫瘠的一处土壤,朝露晚霜,喘息生存。
就这样与牛为伴,跟砸坷垃为伍了一年多时光后,渐渐感觉到了国家拨乱反正的脚步,改革的曙光也渐渐明快起来。我几近崩溃的神经也渐渐还了阳气,对未来,对明天又可以憧憬了。那时候,稚嫩年轻的心,时时告诫着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
家里的小油灯又一次次亮到后半夜,与公鸡叫板的一个个清晨,又听到我朗朗的读书声。在父母和老师的鼓励下,我放下锄头,再次走进教室,用三百多个不眠之夜和三百多次迎来的曙光,终于能够读上了高中,并且是全县最好的高中,终于把自己由一棵小草活成了一棵树。
电影《苦菜花》里娟子娘有一句经典的话:“苦菜根苦,可开出来的花是香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老家村南头有一户特殊的人家,一家五口人,年龄最大的是十四五岁的姐姐,名字记得叫小花。其他成员是她十岁,八岁,六岁的妹妹和四岁的弟弟,姊妹五个系同母异父。就在她十四岁的时候,最后一个亲人母亲跳井自杀。
小花的亲生父亲在她四五岁的时候轻生,母亲带着她和妹妹改嫁到本村一个老实憨厚的男人,之后他们又生下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前几年里,日子过得还算不错,随着后来三个孩子的出生,生活压力增大,加之那些年提留征购农业税等的不堪重负,日子也紧了起来,家庭矛盾也渐渐频出,因之一个老实木讷,一个脾气急躁,在矛盾激烈不能泄出时,两个当家人先后走了不归路,留下这可怜的一帮孩子。
十几岁的小花擦干了眼泪,随即顶起了这个特殊家庭的柱樑。有亲戚和村里干部做工作,建议把孩子送人或接到孤儿院,也有条件好的人家愿意收养,但都被小花满口拒绝。一夜间成熟了的她,立刻做出了完整保全一家的决定。
于是,田地里,经常看到四五个不足锄把高的孩子,贴近着地皮侍弄着他们的十几亩责任田,人们看到这一幕,往往都会眼里噙满泪水。乡亲们也从不袖手旁观,都是在经秋过麦,春耕秋收的时候,舍了自己家的农活,靠上这个家庭,出农机出劳力,优先帮衬着还都是孩子的这一家子。
在小花的顽强坚守下,一个个姊妹都长大成人,读完了初中。在最小的弟弟成家自立,三个妹妹都体面地出嫁后,她才在三十几岁年龄上结了婚。
这个在我脑海里藏了多年的故事,在我写到小草的时候,突然冒了出来。小花不就是一棵小草吗?一家人不都是一棵棵小草吗?在常人难以理解的环境里,他们吃过的苦,受过的难,流过的泪,常人难以想象。不管有多难,但他们顽强地度过来了,这不就是小草的力量吗?
我想,任何一个热爱生命、珍爱生命的人们,面对这样的故事都不会无动于衷。面对这样令人扼腕感叹的小草的力量,我们的心灵一定会受到震撼和洗礼,一定会感到生命无比充实浑厚,灵魂无比高尚健全。
人生的岁月是短暂的,属于人的生命也只有一次。生命旅途中,平凡的人们,正如那些不为人知、寂寞生长的小草一样,珍爱自己,把握自己,顽强努力拼搏,与命运做不屈不挠地斗争,就会换来无比丰硕甜美的明天和未来!
近期作品
散文 | 周长征:小草的尊严
散文 | 周长征:追风少年的那些“疯”事
小说 | 周长征 :王不好家的别样除夕
小说(王不好系列) | 周长征 :口罩风波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 : 王庄村来了武汉女
散文 | 周长征 :樱花伤
抗疫专栏·山东快书| 周长征:最美情话———“一年的家务,我全包了!”
山东快书·抗疫专栏 | 周长征:说一个小伙韩大年 说唱:赵汶汶
山东快书·抗疫专栏 | 周长征:说一个小伙韩大年 说唱:赵汶汶
山东快书·抗疫专栏 | 周长征:寒冬过去就是春 说唱:赵汶汶
随笔 | 周长征:美好的一天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 :忙碌的王不好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 :翠花的故事散文 | 周长征:老院秋思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固守乡愁
散文 | 周长征 :那年,第一次进济南
散文 | 周长征 :儿时常走姥姥家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王不好进城
【教师节专刊】周长征:王老师和他的“18.3”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好事和丑事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 :县长接待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 :赵小妹求助初恋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 :馆名之争
【王不好系列小说】| 周长征:筹建民俗文化馆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秧歌队获奖了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王不好捅破了天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王不好说“不”小说(王不好系列) | 周长征:闹剧
小说(王不好系列)| 周长征 :村里来了服务队
【解放思想征文专栏·山东快书】周长征:思想解放气象新
【解放思想征文专栏·山东快书】周长征:睡狮醒来发大力, 鲁西大地写华章
散文 | 周长征:老井的故事
小说 | 周长征:王不好过小年
小说 | 周长征:王不好参军
小说| 周长征:求才心切
散文| 周长征:缅怀恩师
小说| 周长征:回乡
散文| 周长征:割麦子
小说| 周长征:留守的困扰
散文|周长征:难忘那年当农民
小说 | 周长征:选举
散文| 周长征:想起娘做的条绒鞋
散文| 周长征:小年逛花街
散文 | 周长征:回乡赴宴记
散文 | 周长征:8号车厢
散文 | 周长征:获宝记
中秋专辑 | 周长征:咏秋六十句 &难忘儿时中秋节
山东快书 | 周长征:“四心”法官邵娟芳
创城征文 | 周长征:济南交警做法好
诗歌 | 周长征:李香君小传(外一首)
清明征文 | 周长征:母亲,您在天堂还好吗(外一篇)
小说 |周长征:升学宴
小说 |周长征:王不好的初恋
小说 | 周长征:王庄村的农民丰收节(外二篇)
小说 | 周长征:养驴
散文 | 周长征:爹娘,您俩不完美!
山东快书 | 周长征~刘刚:颂歌唱给杜站长小说 | 周长征:养驴之后
诗歌 | 周长征 :腊月的泪——为奶奶和父亲的忌日作散文 | 周长征 :玉米粥里话乡愁散文 | 周长征 :过年啦!山东快书· 抗疫专栏 | 周长征:刘老汉拒亲 说唱:李贵才诗歌· 抗疫专栏 | 周长征:战疫情·诗五首山东快书·抗疫专栏 | 周长征:大老韩 说唱:赵汶汶
【作者简介】周长征,高唐法院四级高级法官,县政协委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有小说散文诗歌和山东快书、快板书之类作品被《最高人民法院》《人民司法.天平周刊》《大众日报融媒体》《学习强国》《曲艺》《参花》《山东法制报》《齐鲁文学》《鲁西诗人》和公众号发表。
抬头就能仰望晴空
顾 问(姓氏笔画为序):王传明 刘东方
吴文立 张 军 范清安 臧利敏
特约评论:卢 军 刘广涛阿 勇 张厚刚
特约主播:虹 逸
主 编:踏清秋
执行主编:姜敬东
责任编辑:马美娟 国晓宁 暖阳
《山石榴》编辑部
聊城市文联、市作协重点扶持公号
平台宗旨:荐精品 推新人 弘扬正能量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衔文字结巢,只因与您相遇,感恩有您!
【投稿必读】山石榴原创文学平台投稿须知
山石榴微信公众平台:ssl201601
热忱欢迎有识之士招商、赞助及合作洽谈!
广告投放↓
微信:Love422428101
j13806351836
电话:1380635183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