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初中写作指导

山东精短文学“雅格杯——回归自然”全国小小说大赛征文40号入围作品展示—— 孙红旗‖【种希望】

作者简介:
孙红旗,男,中学教师,爱好文学,曾发表文章数篇

种希望
文∕孙红旗
老梁包了个乱石岗子,就在汤水河畔。清晨的汤河小镇里,议论纷纷。
“一个开酒楼的,回乡包山坡坡,看景儿吗?”
“包个乱石岗子,鸟不拉屎的地方,能干啥子?”
大家都觉得他疯得不轻。然而老梁还是乐呵呵的。
老梁包了乱石岗子,家人不知道的,老婆子毛辣辣地说:“土都埋到脖子根儿了,还瞎折腾个啥子?真是吃饱了撑得!”
老梁不吭声,可他心里装着事儿。他认准的事儿,一定得去做,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乱石岗子,光长茅草,蛇乱爬的!”儿子晓得,老梁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一样,蛇。
“不支持就算了,少拿蛇多,吓唬我!”老梁打了个寒颤,他听不得“蛇”的。
儿子气急败坏地说:“一个乱石岗子,能种啥子嘛?”
“种啥子嘛?种……能种希望!”老梁瓮声瓮气地说。
“啥子?种希望?”儿娃子完全懵住了。

六十大寿,老梁不打算铺张的,一家人坐一起吃个便饭就行,可儿娃子……
那天来了好多老友,推杯换盏的,“老梁啊,这也算退休了,该享清福了,躺在功劳簿上,哈哈哈!”
老梁听这话,心里不是个味儿,六十岁怎么了?难道就混吃等死吗?可他又不好发作,只得陪着笑,一个劲儿地喝酒。
老梁是开酒楼的不假,可他打心眼儿厌倦这一切。老梁也算苦孩子出身,搬过砖头,下过煤洞,如今也算功成名就了,可心里仍是一片迷茫!
老梁时常在思考:“我这一辈子,到底追求的是什么?”
夜幕下的汤水河,像羞涩的小姑娘,缓缓地流淌着。老梁突然就想到汤水河走走。河风拂面,有点水藻味儿,老梁的酒劲儿一下子就过了。
老梁突然想朝汤水河大喊:“汤水河啊,我爱你!”
可转念一想,一个老头子喊这话,实在是不合时宜的,想到这儿老梁哑然失笑。

老梁要在山坡坡上种木瓜。一大早满满一车木瓜苗,缓缓地停在山坡坡前。
“种木瓜,一个乱石岗子上,老梁啊,你是不是有钱没地儿花啊?”乡亲们揶揄着。
“等到青果累累的时候,我请你们去采摘啊!”说这话时,老梁冒着一股子傻气。
老梁问:“老婆子,跟我一起去上山种木瓜吧!”
老婆子瞪着眼说:“爱种啥子就种啥子,要种你自己种去,我可不去,打死也不去的啊!”
老梁悻悻地扛起铁锹,你不去拉倒,反正我有的是力气,权当是锻炼身体了。
第二天,满满的一山坡子木瓜苗,就像小时候的儿童团,站满了整个山岗。
“一个乱石岗子,种木瓜,能活吗?”乱石岗子一下子就热闹了人们怀着各种奇怪的心态,踏上山坡坡,寻寻觅觅。

然而一夜之间,木瓜苗不翼而飞,被人生生地拔走了,连一根毛都不剩。
老梁怔在山坡坡上,他不敢相信这一切,头嗡嗡作响,“贼娃子啊,怎么啥子都偷啊!”
老梁气得想报警,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家丑不可外扬的,省得他们再风言风语的。
老梁心里念叨,狠狠地,“你不是能偷吗,贼娃子们,你偷了我就再种,看谁扭过谁!”
没过几天,满山坡坡又栽上了木瓜苗。只不过,老梁在山坡坡上,建造了一排子的小木屋,远远的望去就像景区里挑角的小亭子。
“我住在山上看着,看你贼娃子能有多大的胆儿!我就不信邪了!”
夕阳西下时,老梁习惯站在高石上,看着满山坡的木瓜苗,老梁开始发傻,似乎眼前都是油绿绿的嫩芽了。

老梁火了,乱石岗子也火了,昔日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被老梁弄得像一个“景点”了。
老梁叉着腰,看着满山坡的人影绰约,他的眼笑眯成了一条线,似乎心里像是喝了二两的蜜。
快过年的时候,儿子突然爬上山坡子,一见面就喊:“爹,今天咱爷俩喝上几杯可好?”
见儿子上山来看自己,老梁很兴奋,几杯酒下肚,喝得有点猛,便觉得懵懵懂懂。
“爹啊,反正我也犟不过您,既然您种了木瓜,那我也得尽点心意……赶明儿我白送你一车子的木瓜苗,怎么样?”儿娃子似乎有点微醉的样子,满嘴跑火车。
老梁一听儿子要送自己木瓜苗,心里热乎乎的,儿子能体谅自己就知足了。
第二天,儿子果然拉来一皮卡车的木瓜苗。老梁不看还行,一看肺都气炸了,捡起一根木棍儿就追:“好你个贼娃子啊,你竟然偷拔老子的木瓜苗!”
儿子一边跑一边喊:“我这不都是为您好吗,想让您打消包山坡的念头,想让您回家享享清福吗!”

来年一开春,木瓜苗便发出了嫩叶,满山坡坡生机盎然。乱石岗绿了。
这天,老婆子上山了,破天荒的,还带着大孙娃子,带了好多好吃的……
老梁乐呵呵地说:“老婆子啊,你不是说你打死也不上来吗?”
老婆子一听嗔怪着说:“你真是个犟驴,谁能犟过你啊,我上来照顾你,你可别不知道好歹啊!
老梁知道说错了话,便陪着笑说:“欢迎,欢迎老婆子上山来视察工作啊!”
“这木瓜长得还真肥啊!来年一定会结不少的青果子啊!”老婆子兴奋地说。
老梁突然就说:“老婆子啊,我栽木瓜不是为了收获的……赶明儿我就下山了!”
“啥子?好不容易种上的木瓜,不为收获为啥子?你是不是又吃错药了,是不是又发神经了……”老婆子的嘴像机关炮似的,越急就越利索。
老梁默不作声,他拉着老婆子站上高石,指着汤水河让她看……
老婆子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一切都悄然发生着改变:蓝天白云下,蜿蜒的乡间公路、汤水河畔,满眼的姹紫嫣红,还有人影绰约,宛然是一幅静美的乡村油画……
“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希望?”老婆子冲他笑。
“是啊,这就是我的乡村梦!”说着老梁也笑了,不自觉地吟起了“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在风中,他吟唱着,很陶醉的样子。
山东精短文学编辑部
总编
张巧梅
执行主编
王瑞伟 李洪菊 石少峰 潘杰
总审
祝全华 王焕东
副主编
尹延哲 晴月
黄旭华 张庆杰
编辑
赵献花 张桂婷 杨宏永
卢健生周彩霞陈雅萍

  
优秀平台推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