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素材

【新锐公开课第四期】李东辉|散文写作中自我意识的表达与通感

新锐散文
情怀温度
情感,思想,
角度,视野
散文写作中自我意识的表达与通感
——黄敏散文点评
时间:2019年7月18日19:30-21:00
1、李东辉老师简介
李东辉,大学毕业后不久因病导致双目失明,此后开始文学创作,发表小说、散文三百多篇,百余万字。出版个人作品集两部。曾获首届中国盲人优秀文学二等奖,河北省散文大赛第一名,首届“浩然文学奖”二等奖,四次获得“廊坊市文艺繁荣奖”,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2、重点作者介绍:
黄敏, 80后。工科女博士,却在文山书海里不知回头,灵感迸发时喜欢爬格子感动自己。只可惜,不论是公文还是杂文,至今没有让自己满意的文。
3、授课计划:
新锐散文邀请了知名作家作为授课老师,每月请一位老师在群里进行散文写作经验的传授,重点点评一个重点作者的作品,指出其得失,以利于其提高。授课时,由被点评人主持,介绍授课老师,讲授过程中可与老师交流提问。讲授完毕后,群成员可交流提问。今天是第四课,由李东辉老师授课,点评重点作者黄敏的作品。
4、授课的课件,点击即可阅读:
【安徽】黄敏|飞【来稿选粹】慕斯|偶遇白猫
【来稿选粹】黄敏|我心里有过一个“龙应台”
【重点作者】黄敏|冷冬
【重点作者】黄敏|无题
【重点作者】黄敏|街边的杨树
5、李东辉授课记录
散文写作中自我意识的表达与通感
大家好。呵呵,等不及主持人请我出场啦,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了。非常高兴,今天能够有机会跟大家在这儿做一个关于散文写作的讨论。首先呢,应该感谢咱们的刘莉主编给我这个机会。其次感谢咱们在线的各位朋友。天气那么热,大家还记得一起来讨论文学,讨论写作,很让我感动,非常感谢大家。
我先做两个说明。第一就是因为我眼睛不好,打字太慢,比蜗牛还慢,唯恐耽误大家的时间,所以只好用语音,跟大家做个交流,希望大家能够体谅。第二也是因为反应慢,打字慢,所以在前半部分,我想是不是这样,我跟主持人之间围绕着她的散文写作,来做一个对话、交流。后边的一段时间留给大家,咱们一起来讨论,交流互动。大家有什么观点,有什么问题,有什么想说的,在后半部分打出来,然后咱们一起讨论。
好吧,直接进入正题,咱们就开门见山,为什么今天讨论这个主题。因为在我读黄敏的散文过程当中,发现她的自我意识表达,或者说,用这样的一种写作方式来结构散文,是她的一个很明显特点,所以说就想围绕着这个问题,结合我个人的写作体会跟大家做个交流。
她写作的特点之一大致是意识流的表达。文字承载的是作者意识流动的片段,乍看上去,很抽象,跳跃感很强,需要读者的有效介入,把意识的片段连贯起来,完成作品的二度创作,与作者一起思考或者发现。作品案例:《冷冬》、《无题》。
《冷冬》,作者从第二自然段开始,借助各种意向标的物如光秃秃的树、枯草、天空里唱着几百年前调调的鸟、早点摊上的各种什物……作者在做了这一系列的铺排后,这样写道:这都是时间被冻住以后留下来的从前的模样,让人一下子经历了天荒地老,从心底里敬畏。你看,她把关于冷的记忆跟现实中的季节对应、叠加,看上去有些混乱,不得要领,但,这恰恰是作者心绪、意识流动时的真实写照。在这个流动的意识里,或许有一些跟冷有关的故事,或许有一些跟冷有关的印象在这个冬天到来的时候复活了,可是,作者并没有照一般的写作逻辑调转笔锋,去一一讲述那些往事,或者印象,而是选择了现实中的一些意向标的物加以描写,给自己和读者营造出一个冷冬的环境氛围,如果我们能理解作者的心绪流动,就会以自己的生活经验和关于冷的记忆印象去感受现实中的这个冷冬,用自己的心绪、情感完成作品的二度创作。
《无题》,作者以报纸上发表的一个简单的关于李敖去世的消息为切入点,把自己获悉李敖去世时的心情以随笔的形式记录下来,可是,作者并不是直接抒发内心的情感,而是借助于夜幕下城市的景物描写与刻画传达出那一时刻的情绪变化与意识流动、城市的夜晚,光怪陆离,暧昧又袒露,兴奋又压抑,清醒又迷茫,真实又虚幻,矜持又放浪,所有这一切,不正是李敖其人其文留给我们的印象吗?用这样一幅错乱又分明的画面不也正是作者因李敖之死所引起的复杂的内心情感的真实呈现吗?以这样一种不确切,甚至混乱的笔调处理本就一言难尽的情绪恰恰是一种诚实与本真。然而,意识的流动并非是一团乱麻,它是有踪可循的,那么,这个可寻的踪迹就是作者给这篇随笔起的题目,无题,实则是有题,相信我们读完这篇短随笔后,会从最后一个自然段明了作者所要表达的无题之题的——我,像一只在单行道上前行的跳蚤。在那一日之前,这条单行道上,还有一个叫做李敖的跳蚤,比我更早上路,在那么多个日夜里上蹿下跳,然后到达了终点。看来,我又要再找寻另一只跳蚤了。
特点二:细节描写准确传神。
作品案例:《飞》、《偶遇白猫》
《飞》,乘坐飞机出门旅行,除了快捷,就是人在万米高空的感觉了。作者通过自己乘坐飞机时的视觉感受,把她看到的景物用十分形象准确的细节描写生动地呈现出来,从而表达出自己在那样一种特定环境里的心绪流动和内心感受。尤其是对高空云海的变幻多姿,作者的描写可谓传神,充分调动了对云朵形状,色彩,高低,浓淡的细致刻画,实在令人叹服。
《偶遇白猫》,作者把一只白猫刚进入她家院子时的神态,动作,和确信无安全之虞后的放松,以及对白猫面部的观察描写,可谓是纤毫毕现,形神兼备。
特点三:独立思考让文章有了阅读张力,变得厚重,这是一篇好散文的价值所在。作品案例:《我心中有过一个龙应台》、《杨树》
《我心中有个龙应台》,“我不是大咖,但我也有过“犀利”的岁月”。“那时的我带着“文学青年”的自豪感和责任感,用挑剔的眼光来看待周围的人和事,用自以为是的见解来化解内心的不满,用无所畏惧的冲动企图建造理想中的国家和社会,像一个热血沸腾的战士,向黑暗的不完美的社会吹起冲锋的号角。”作者借重读龙应台的《野火集》,抒发了自己内心的情感,思想,以及所走过的心路历程,与其说坐着心里装着一个曾经的龙应台,还不如说,在作者心里,始终蕴含着《野火集》里的那种精神之野火。
《杨树》,“又是一个清晨,我再一次从睡梦中醒来,清醒地走到窗边,想去看一眼那棵杨树,却发现它不见了。然而,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对于这个奇怪的现象,我没有感到一丝的不安和不妥,就像凌晨爬起来站在窗口看杨树这件奇异的事情一样,正常是我唯一的感觉。这天的路,是开阔的,仿佛这双向四车道的街道一夜之间变成了八车道、十车道,就连天,也开阔了。那些高大的杨树,在钢锯的叫嚣声中变成了伫立在路边的一个个木桩,只有原本比较矮小的杨树幸免遇难。但,这只是我私心里的想象,因为在不久之后,那些矮小的杨树也被砍掉了脑袋。路面上因为倒下的杨树露出的可怖的地洞也被重新掩埋起来,铺上了地砖,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或者,从今以后,住在这周围的人,包括我,就再也不会为了那些杨树,发生什么故事了吧”。即便是没有通读《杨树》全文,我相信,看了这段文字,你绝不会以为作者仅仅是在写杨树吧?一篇好散文,应该是形神兼备的,是文质彬彬的。孔子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好的散文也是如此,他像一个君子,不仅有外在的,形式上的美,还要有思想,有内涵,他不是一杯可乐,而是一杯茶,要有品头,经得起琢磨。
另外,作者的散文中,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是语言精妙,生动形象。比如,“就好像“而立”这两个字的读音——“而”字周全,舌头在嘴里画了圈,聚了力;“立”字尖锐,把之前凝聚的力量喷薄而出,直指要害”。《我心中有个龙应台》
“用污秽珍藏真爱是无奈,是痛苦。可这些代价换来的重逢的喜悦,是无以伦比的,是疯狂的”。《秋》
总结一下,黄敏的散文特质可以说是冷峻里有热情,孤傲里有悲悯,特立独行是听从内心的召唤,朝着一个方向坚定地前行,那是因为那个方向是她内心的追求与远方的呼唤相契相合。
6、问答交流
主持人:我想,这大概就是我们把今天的点评课命名为“散文写作中自我意识的表达与通感的原由所在了。
点评人:是的,以自我意识的流动为写作线索,以散文的文本呈现传达自己的写作意图,是您散文写作的一个显著特征。
主持人:您说的这个自我意识的流动为写作线索是不是那个所谓的意识流?
点评人:但是我说的这个自我意识的流动为写作线索与那个所谓的意识流还是存在不同之处的。意识流写作,是兴起于西方的一个写作流派,主要是只小说写作。是以小说中的人物意识的流动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它与现实主义写作有着本质的不同,现实主义关注的是社会现实生活以及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命运沉浮,情感变化,而意识流所关注的是人的内心世界的真实。典型如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乔伊斯的《尤利西斯》,汪曾祺短篇小说《复仇》,还有王蒙九十年代的一些作品。散文写作中自我意识的表达,则是写作主体,也就是作者以自己的心绪、情感、意识的流动为写作线索,而不是借助作品中的人物的意识流动为写作线索。散文写作中的自我意识表达是一种在场的,直接的介入,进入到散文的语境中去。比如三毛写给贾平凹的信里面说,“散文写作是没有窗帘的”,就是没有阻挡的。它们的共通之处是:从关注现实生活的真实转向关注内心的真实,也就是都强调人的主体意识,以个性化写作揭示人与世界,人与社会,自我与他者的关系。
那么说到我自己在这方面的体会,我想提起之前我在新锐发过的几篇稿子。比如《水柜》里的“水柜”,实际上就是一种意向的标的物。我借助了对水柜这个标的物的描写,把我的生活经验和理解,乃至于对命运的叩问、心绪的流动表达出来了。另外,还有一篇短文《孤独的老树》同样也是如此。我把一棵客观存在的树作为自己意向写作的标的物,并没有直接去描写它,而是借助它的状态来表达我的一种思想,一种认知。所以说,它既是客观存在的一棵树,还不如说它是我内心里的一棵树。
主持人:有一个问题:有人说我的散文过于抽象,很难读懂,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您能读懂吗?
点评人:不敢说都懂,基本上没多少阅读障碍。从上面谈到的那些对您文章的解读,可能不十分准确,但大体差不多吧。作品为案例做解读。
对于此类散文看上去比较抽象,很难读懂的问题,我是这样看的。先从作者的角度来说。写作是作者自己内心情感的表达,是借助文字语言搭建一个自我存在与客观世界之间的联系通道,写作是自我塑造,是内心的呢喃,是一件极富个性化的事情,是处理自我与社会关系的一个角度或者一个方式。只要能把自己的内心感受用文字语言尽量表达的真诚,准确就行了,不要指望所有人都能读懂你的所有作品,这个观点,曹雪芹早就说过了: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连伟大的红楼梦都是如此,何况我们的写作?
从读者角度上看,所谓懂,一是说能清晰明了的理解文章的内容,主题思想,比如阳朔的那些散文,还有选进中小学语文教材里的作品,如《丑石》,二是说,在阅读过程中自己的内心被触动,与作者所营造的某种艺术氛围产生共鸣,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通感,这个懂,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我们很难用准确的语言把作者的文章说个清楚,但在内心里分明有波澜,有感慨,我以为这也是懂,甚至是更高层次的懂,也就是我们题目中的“通感”。什么是“通感”?就是人人眼中有,人人笔下无。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曾经见过、曾经经历过、曾经感受过,但是没有捕捉住。但是当看见作者的表达以后,反而把那些没有意识到的经历勾出来了,然后产生了共鸣,这就是通感。当然,如果您确实对一篇文章没有感觉,读起来味同嚼蜡,那干脆就把它放到一边,不读就是了。
从写作者的角度上说,也要注意表达的准确性与通感的共鸣的触碰点。其实,文学语言的特质之一就是他的多元性与模糊性。我们所用的修辞语法,意象的选择都是为了丰富语言的美感,扩展语言含义的多样性,这才有不同读者对同一篇作品,同一个人物有着各自的理解与情感好恶。所以,衡量一篇作品,不能用一个简单的懂或者不懂做唯一的尺度和标准。
另外我还有个观点,有时候阅读介于懂和非懂之间,恰恰是阅读的一个最佳妙处。
主持人:写作过程中如何做到心手相随?有时候写出的文字与最初内心的创作冲动和写作意图相去甚远,原因何在?
点评人:如何在写作过程中做到心手相随。相信很多人有这样的感觉,有时候写出的文字与最初内心的创作冲动和写作意图相去甚远,却不明白原因何在。这实际上是一种写作过程中信息衰减的现象。因为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情感,我们的思绪是无形的东西,但是文字是有形的,想要用有形的东西来表达无形的东西,势必没有办法做到100%,从而产生了“信息衰减”。这有点像我们的一句老话:听景不看景。听景是什么?听景就是听别人给你描述。通过语言这种抽象的东西,给我们带来的美感是非常强烈的,也就激发了我们旅游的欲望,但是真的看见实景以后,却往往会失望,觉得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这个信息衰减的情况,我觉得是每个写作者都会遇到的情况,包括我自己。尽管说,有些大家写出来的东西非常打动我们,但这仅仅是我们看到的,跟他最初的写作冲动仍然有差距。只不过,他通过长期的训练,或者是写作的天赋,让他的信息衰减比我们小。所以,想要尽量减少信息衰减,我觉得,就是尽量提高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
主持人:您怎样看待散文的写作风格,或者叫作品的识别度?
点评人:说到散文的写作风格,或者叫作品的识别度,我想从形势和内容两方面谈自己的体会。所谓形式,就是自己语言的个性表达,叙述策略的确定,所谓内容,就是自己的思考与表达,这跟每个人的生活经验,生命气质,成长环境,乃至先天禀赋都有关系,其中影响一个人作品风格或者叫识别度的因素之一就是个人的生活经验和境界与格局。这里的例子太多了,就不一一枚举。比如老舍先生的跟汪曾祺先生,鲁迅先生跟沈从文的也不一样,都是有自己的东西在里面,承载了他自己的思想。黄敏的文章。她尽量用了一些修辞手法,和意象表达,使得语言的表现力更加丰富,也拓展了它的内涵。这样就使得我们读起来,多了很多感觉在里面。这也是她写作的一个识别度,或者说写作风格。
7、现场问答:
陕西绥德的许学琪老师说:李老师,意识流的写作,是应该有很高的通联能力的吧?通晓写作的素材,丰富的联想能力。感觉很难!
李东辉:我是这样看的,确实很难,特别是小说的创作,弄不好就变成了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说实话,意识流的写作在中国成功,被认可的,可能就王蒙算一个吧。另一个汪曾祺早年的《复仇》带有一点意识流的特点,但是后来他转向了。在小说创作的开端,用意识流在写,我认为是一件冒险的事情,谨慎从事。
简单生活老师问:作者的生活阅历与文化底蕴是不是读者共鸣和认同的根本因素?
李东辉:我觉得作者的经验啊什么的与产生通感之间,似乎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用老百姓的话说,得找到一个点,得对上眼儿。这里面,我觉得有两个层面的东西。一个是你表达的准确性,另一个是通用性。
菱子老师问:李老师,我感觉意识流是写给自己的,自己比较享受,也是自我写作的入门。但要把意识流成为作品,就有很多难度,包括理解的难度、沟通的难度、文字把握的难度。我感觉要比一般的散文难。一般人是很难掌握的,是吧?
李东辉:刚才我从技术层面解释了意识流的写作,下面我想从另一个层面或者角度来说一个我自己的观点。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写作观的问题。不同的写作观就决定了你怎么写文章。有的人写作是为了挣钱,有的人写作是为了记录,把生活记下来。不同的目的就决定了他会怎么写。意识流写作是把自己当做自己面对这个世界的一个角度。早期的一些意识流写作的作家是为了自己内心的需求才这么写,知名度不过是他写作过程中的一个副产品。当然,如果说只是为了出名,表现自我的写作,那就不要选择意识流的方式,因为,确实很难。
菱子老师说:对,说得太好了。我就是想问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我就是为自己写作的,没想到要给别人看。就比较轻松,包括意识流。但要写成给别人看的作品就不大敢尝试了。谢谢李老师
甘肃李正君老师问:请问李老师,关于文章的立意或者说主题,是否可以多重或者说不确定,而只是呈现某种状态
李东辉:我非常同意您的观点。所谓主题先行也好,包括过去的形散神聚,我是不敢苟同的。写作是什么,有时候就是自己内心的一个表达。所以说什么主题先行,我只能说,我自己并不擅长。
河北张贺霞老师问:写作的动机,决定了写作的方向 也决定了写作的思想,决定了写作的独特性,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李东辉:是的。写作动机确定了后面的一切,包括写作方式。秋叶老师,您的理解非常到位。
甘肃兰心老师问:逐条倾听,受益匪浅!请问李老师,如果散文作品只局限在自己的经历或者所思所想,久而久之,写作格局是否也会越来越小?谢谢!
李东辉:您说的有道理。总是写自己的事情或者所思所想,可能会越写越窄。但是这里面有个概念性的问题,还是自我意识的流动,并不完全是在写自己的经历或者生活。自我意识的表达,更多时候,我认为是个人在体现其社会属性,展现个体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就是说,你的工作啊,你的阅读啊,等,都会在你的脑海中产生一个映射,你把它捕捉住,就形成了一个自我意识。我们一直在跟这个社会发生关系,发生联系。但是人的主观性,或者说是思维、内心是无限大的,所以自我意识同样也可以是无限大的。
周乐凯老师问:李老师好!写作的题目是否就是文章的核心?
李东辉:有人有这样的主张,但是我并不想判断这个主张的对错。题目有时候是文章之眼,但有时候也未必得这样。它会故意有些误导性,这是一种写作“阴谋”,例子就是鲁迅的《狂人日记》。不过,文章题目的确定,却实实在在非常重要,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菱子老师问:李老师,看您的文章情感描写或者说场景描写都非常细腻,文字也打磨得很精致,尤其是常常蕴含着深远的意义,读来很有共鸣。想问一下,这样的写作是不是花很多时间、写作时会不会觉得很辛苦?
李东辉:写作从精力和体力的角度来说,确实比较辛苦。但是,我更多的觉得,这样的苦带来的欢乐也不是其他事物或者情景里能有的。我曾经跟朋友交流过,当你用汉字组合出一段话,这段话又非常准确的表达了你想要表达的意思,当这种表达又是前人所没有的,那种快乐,真的得从这种苦中来。这就是写作的苦乐关系。我是这样看的,当你自己写出了自己满意的一篇文章,或者说这个文章里承载了你对人生、对生活、对世界的一种发现,我觉得这是一种探险,一种精神探险,那么那点苦就是非常值得的。在文章的修改过程中也是这样。我看过黄永玉先生写沈从文修改文章,说他有时候会修改上两三百遍。就连汪曾祺先生也说沈从文,改来改去,还不如最初的那一稿。没错,好文章是改出来的。这里还要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对待自己的写作,要有敬畏之心,要认真的去对待它。
最后,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能够在这么炎热的夜晚聚在一起讨论文学。我觉得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至少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吧,感谢刘莉主编给大家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感谢主持人精彩的主持!今天的公开课就到此,希望今后大家还能一如既往的热爱文学。
谢谢大家。
(整理:黄敏,审稿:李东辉)
新锐散文请支持如下稿件:人性之美、大爱情怀、乡愁、
亲情友情爱情、生态情怀、性灵自然等。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合作纸媒:西岳评论散文版
主编:云起
微信号:buxiangxin6666
新锐散文
长按关注苹果手机用户可按下面二维码打赏作者
苹果手机用户长按二维码赞赏作者
扫码赞赏请留言注明作者姓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