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初二作文

《文斋堂》第二届征文大赛作品268号:胡疆峤·散文‖失踪的十七岁

关注「文斋堂」,与您一路同行
失踪的十七岁文/胡疆峤
我想,我十七岁走过的那段路,就是我这一生走得最远的路了吧!当然,我说的走路,是说用脚去走的路。
九十年代初,我十七岁还在普洱农校读书。那个寒假放的比较早,同学们都非常高兴,都在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假期的安排。夜里,整个学校灯火辉煌,同学们彻夜未眠。只有我关着蚊帐,把头埋在被子里,思量着明天该何去何从。灯光下,同学们都在计划几点可以到家了,到家之后先洗个澡……,而我却还在为车票发愁。都到了一月十二号了,我的车费还迟迟不见汇来,或许明天一大早,爹妈的汇款单就到了,我就可以买上回家的车票了。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又翻身起床,去找周顺坤。虽然周顺坤和我分属两个县,但我俩的家相距也不过三十公里,有一回他吹牛说想走路回家。我找到周顺坤,我说如果明天我的汇款单还没有来,我们就走路回去,我俩一拍即合。他说走嘛,就算汇款单来了也可以走!怕什么,才两百公里路,一天三十公里路,大不了走一个星期!我终于放下心来。次日天都没有亮,就有三三两两的同学去赶车了。我睡到十点多,起床后跑到学校传达室问汇款单。老师说没有没有,你爹妈忘记你了,嘻嘻!怀着懊恼的心情,我又回到宿舍,找周顺坤准备走路的装备。当时我也不是身无分文,有是有几块钱,但不足于支付车票钱。周顺坤有车票钱,但夸下了海口,只能陪着我走。当然,我可以和老师同学们借上点钱,凑够车费,但是我对爹妈迟迟不汇款怀恨在心,故意慢慢走路回家,想看看爹妈到底着不着急。我俩个每人背上了一片塑料布,一床毯子一把电筒还有一把刀就出发了。刚走到学校门口,周顺坤说毯子好重,两百公里,嘿嘿!两百公里呀!我说我也感到沉重,不如晚上睡觉时候,我们就烧一堆火,还更比毯子暖和。我们又折回学校把毯子留下了。我们来到普洱军分区门口时候,夕阳正红。虽然钱少,我们觉得应该留下个纪念。我们就花了三块钱,在军分区门口让照相馆的人拍了一张照片,写下了地址。照相的说,两个伙子放心,过年前一定寄到指定地址。我们还在军分区服务部买了压缩饼干,就开始上路了。第一天我们天黑了还在走,想着走到不想走,累到不能动在休息。借着公路上行驶的车灯,我看见公里桩上写着22公里。我说差不多了吧,老周。周顺坤就指着路上面的草皮说,就睡那里吧!各人把塑料布拿出来,把自己裹了起来,我们没有感觉到冷。半夜里,不知从哪飞来的夜蜂子,一直围着我们绕圈,我们就醒了。我起身打亮电筒,砍了一杈树叶,准备把夜蜂拍死。睡下去之后,夜蜂不来了,不还处又传来修理抛锚汽车的大锤声。“嘭嘭”在夜里显得沉闷而辽远。天亮了,找到箐沟水洗了个脸,我们就出发了。在公路上走路,感觉比走山路还累。把脚步抬起放下,放下又抬起,象一台机器,机械的朝前走。压缩饼干第二天就吃完了,第三天,周顺坤说无论如何得好好吃一顿饭,不然没有力气了。途经有个村有个小饭店,我们就去点菜,一盘素炒豆腐,一碗青菜。老板娘翻了个白眼,说就两个菜?不吃肉?不吃肉我懒得烧火了,你们去别处看看。周顺坤一听无名鬼火冒,就说再加个葱炒肉,再加个爆猪肝,大吃大喝大发展。我踩了几次他的脚也不听。这顿饭差不多就把钱花光了。第四天夜里我们来到了澜沧江边,江水在星光下泛起粼粼波光。我们就在沙滩上寻找柴火,好不容易烧起了火。那岸边的柴一旦燃烧起来就不会熄了,可以烧到天亮。等火红了,我们各自拿出塑料布准备睡觉。我说,肚子填满了芭蕉果,打饱嗝有芭蕉果的味道。周顺坤大笑着说,我们自找苦吃。沿着澜沧江东岸又走了一天。我们一会看渔人垂钓,一会爬上岸边参天大树采花;或是捡起石子奋力扔向对岸,或是躺在沙滩看白云苍狗。澜沧江东岸只有二十余里,我们整整走了一天。过了跨江大桥,到了澜沧江南岸,也就到了澜沧县境内了。那时,天全黑了。来到叫虎跳石的路边的小村子,见一灯如豆,我们就推门走去,找碗水喝。那家人非常同情我们的遭遇,给我们煮了一大锅面条。在围着火塘烤火时候,主人告诉我们她的茶地被骗的事情,请求我们帮写信给领导。我们说我们是学劁猪骟狗的人不会写,她也没有生气。后来她还安排我们睡在他家的粮仓里。次日醒来,主人又煮了一大碗面条让我们吃,我们说没有钱了不吃了。她又说,快些吃不要钱。小伙子们,这里离澜沧县城还有八九十公里,你们这样走,一个星期也回不到家,你爹妈会着急的,别走路了,等下我找一辆车让你们坐到澜沧县城。我说我们的爹妈不会担心,假期不回家,他们也不会担心。不过确实身无分文了,能帮我们搭一辆免费车到澜沧县城最好了。周顺坤也说过了澜沧江,也就没有什么看头了。坐车就坐车吧!下午,那家主人终于为我们搭上了一辆免费客车。到边防检查站,距澜沧县城三公里的时候,周顺坤在停车检查时候说,受不了,饿得头昏眼花,我们还是走路吧!于是又走了约三公里才到澜沧县城。幸好一进县城就遇见了一个我们寨子的人,和他借了六十元。我带着周顺坤在澜沧地震纪念碑旁边的饭店狠狠吃了一顿,然后买了各自回家车票,洒泪而别。不知道周顺坤回家的情形如何,也一直没有问起过。而我回到家,见到爹妈,说我是走路回来的,走了七天。爹妈竟然没有问为什么要走路?也对我晚了一个星期才回家无动于衷。行笔至此,想起有部台湾电影的台词:玩失踪是因为有人会寻找,没有人找寻你,你玩失踪就没有了意义,或许就真的失踪了。一晃,我就从懵懂无知的小伙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不惑之年。我妈已作古多年,我爹走路踩不响脚步声了,两个小儿在庭院打打闹闹,爱人在旁边守护着他们。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离开我的视线太久,如果一日不见,我就会座卧不安心神不宁。这时候我就想,我再来一次如同十七岁的失踪,会不会有人找呢?
作者简介:胡疆峤,男,拉祜族,兽医,74虎年生。普洱市作协会员。云南省普洱市澜沧县东回镇人。擅长劁猪骟狗。作品偶见于各级刊物。推崇不计得失,但求因果的处世之道。《文斋堂》第二届征文大赛启事《文斋堂》于2019年2-5月成功举办了第一届征文大赛,取得了圆满成功。根据广大文友的要求,在总结第一届征文大赛经验的基础上,《文斋堂》决定举办第二届征文大赛,让广大文友们充分展现文采,用精彩的一笔迎接祖国七十周年华诞。一、征文要求1、主题:讴歌美好生活,弘扬时代正气,传播传统道德。2、体裁:诗词、散文、小说、杂文等,体裁不限。3、字数:3000字以内为宜。4、时间:2019年7月1日至8月31日,投稿截止日为2019年8月31日,揭晓日为2019年9月16日。5、投稿方式:微信13886223417(为主),邮箱[email protected](为辅)。6、入围基本要求:阅读量300以上,或留言30条以上,或赞赏20元以上。7、评选标准:按每篇文章15天(按发表之日算起)的总得分(阅读量分+点赞分+留言分+赞赏分)高低评选。说明:1个阅读量得1分,1个点赞得1分,1条有效留言(每人限1条)得2分,1元赞赏得10分。
二、奖项设置一等奖1名:奖金400元;二等奖3名:奖金各200元;三等奖5名:奖金各100元;优秀奖不少于10名:奖金各30元。所的获奖人员将颁发荣誉证书。三、注意事项1、征文大赛期间,凡向《文斋堂》投稿者,默认为参加大赛,不认同者请务必注明。请参赛者务必加主编微信13886223417,以便及时联系与发稿。2、参赛作品一律以word文档或纯文本文档格式投稿,必须为原创首发,并授权本平台使用。一旦发现抄袭立即取消参赛资格,涉及知识产权自行解决。作品请附200字以内个人简介及一张高清生活照。3、每一位作者投稿数量不限,同一位作者可以获得多次奖励。4、参赛作品无基础稿费,其赞赏金10元以上的50%发放给作者,过15天的统计期后三天内发放。5、为确保大赛公平公正,每天公布最新的到统计期的文章得分情况,杜绝任何刷票行为,一经发现,即取消参赛资格,欢迎大家监督。6、所有来稿均视为同意本次大赛约定事项,大赛最终解释权属于本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