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初中写作指导

吕游诗界 || 港澳台女诗人诗歌专辑(上)

吕游诗界
(总第325期)
港澳台女诗人诗歌专辑(上)
中国香港女诗人:林子|度母洛妃|胡燕青|禾素|文榕|萍儿|林文映|冰燕|云影|路羽|印象 |周瀚|陈慧雯|秋玲|林琳|莎琳|吴燕青|
中国澳门女诗人:袁绍珊|荒林|洛书|诗子|雪堇|
○在中国现代汉诗版图中,港澳台诗人因其特殊的历史进程成为一个易引起关注的特殊群体。就现代汉诗的发展,中国宝岛台湾自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出现了现代主义诗论,在大陆诗论一片萧条景象的“文革”年代,台湾诗人的辛勤努力填补了中国当代诗论的空白,因其特殊的人群环境和人文背景,中国宝岛台湾不仅完成了诗歌理论和创作“横”的移植,其对故土、对中国传统诗词文化“纵”的继承更加凸显。中国香港新诗发展在急剧的社会转型中,在诗学观念复杂、创作人群多元的情况下,艰难地朝着现代汉诗理论现代化、创作本土化迈进。在一些诗学家看来,中国澳门文学史上从未出现过绚丽的文学花季,自然也就不会有诗歌的花季了,但是,热衷于诗歌创作的诗人一直在努力着。○《吕游诗界》先期推出过由中国香港诗人向云组编的“中国香港诗人专辑”,从一个向度为我们展示了中国香港诗人创作的一个侧面。最近,我们由香港诗人吴燕青组编了港澳台女诗人诗歌专辑,这又从更广泛的层面,展示了港澳台女诗人的创作面貌,尽管费尽周折,因为某些原因,依然不能将三地女诗人全部汇聚,但是,我们依然可以一斑全豹,最大限度了解三地女诗人的创作情况,这对广大读者来说,依然大有裨益。○ 因为这一次所选诗人较多,版面所限,我们一般只选取一位诗人的一首诗歌,特别的选取两首,比如林子先生的诗歌,因为其知名度和诗歌文本的优秀,我们选了两首。港澳台三地诗人的作品,我们分为上、下两集推出,以飨读者。(以上观点参考了《20世纪中国新诗理论史(下)》)
一、香港女诗人
林子的诗
给他(选录)3亲爱的,亲爱的,这三个字有什么神奇, 我永不会知道,如果不是用来呼唤了你。 多少人都把它放在心里,放在 最深的地方——和一个人揉合在一起。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我和你也只有一次相遇; 相遇了,两颗心就再不能够分离。 从此,亲爱的——这呼唤把我们紧紧相系,它时刻鸣响着,在我心的每次跳动里, 它象空气,伴随着我的呼吸。 人们说它时,永远是轻轻的, 但它的分量啊谁能够估计? 一旦我们的耳朵再也听不见声音, 在新的生命里,它依然活着,永不停息。10只要你要,我爱,我就全给, 给你——我的灵魂、我的身体。常春藤般柔软的手臂, 百合花般纯洁的嘴唇, 都在等待着你。 爱,膨胀了它的主人的心; 温柔的渴望,象海潮寻找着沙滩, 要把你淹没。 再明亮的眼睛又有什么用, 如果里面没有映出你的存在; 就象没有星星的晚上, 幽静的池塘也黯然无光。 深夜,我只能派遣有翅膀的使者, 带去珍重的许诺和苦苦的思念, 它忧伤地回来了——你的窗户已经睡熟。度母洛妃的诗1、天作之合她说没有什么可隐藏的,这是耶稣给新妇的戒指这世纪之约该有多少的循环往复与苦等在你以为生命枉费岁月荼靡的时刻都不能影响祂的到来本来就是我和你,本来就是只有我和你哈众人撒下种子只用一场雨或一次月满,就完成了开花结果的盟约而我们,从两千多年前出发就为了这一刻,这一刻天作之合。2020.62、一只小小的蜜蜂代替我死去死因不明。我坐在床边看着停止呼吸的自己这个肉身原来是一座岛屿粗砺,辛劳,偶有白晰的部位停泊过一些人的爱情和仇恨善良和罪恶在这里搏斗过,两者抵消之后里面全空了。空了真好,不留痕迹,不留传说所有的花都向我笑它们牙齿洁白,眼神清澈我想再看看这些以我的名字命名的丛林,瀑布,果山,幽井,还有未来得及开拓的疆土。那些未来得及开拓的曼妙疆土才是我的宿命啊突然,一阵急雨打过来我的肉身又醒了,此时是早上五点零二分只是我的枕边却躺着一只小小的蜜蜂这只小小的蜜蜂它,代替我死去。胡燕青的诗1、春秋树叶的层架压扁了那本书感官的山脊伤手地轻虚看不到的锋刃见血再拉扯跑在最前面的也连忙割舍没有孩子的身影不踉跄没有老人的轮椅不畏寒中间只一个印佣在讲电话或几个无聊阿叔饮完下午茶何曾累积过什么小确幸到图书馆叹冷气如今也不行口罩的金属或可折了又折阳光的触手岂能撤了又撤邮局关门之后仍寄出一片想望木棉和枫香最善于夏天隐藏2020年7月18日 荔枝角公园禾素的诗1、有没有一趟列车将我送达幸福夜里汹涌而至的不是哲思不是欲念而是幻灭过往在一片嘶杀声中朝着黑暗深处 渐行渐远秋风迟迟未归它还在远方某地撩拨夏梦青蛙们纷纷变节坊间王子充斥四条腿的怪胎挥霍着幸福那些泡沫般的幸福最好学会冷漠吧学会对整个世界紧绷着弦我们不需要张驰有度母亲说心冷似铁才能应付生活你得学会平静地踩着忠诚、良知以及信仰过活那就把我渐凉的心化作四只紫蝴蝶吧捧到二十四楼的窗前放了听她们高声唱着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四只蝴蝶东西南北到处钻那檐下的风铃不解人意地响了两声象是在纪念甚么或是在祭奠甚么它说哭吧世界并非你想象它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其实在冬季抵达之前我早已在身体的裂缝里种下春天嘿,请不要说我狡黠我仍然在想 这秋风渐起的暗夜有没有一趟列车将我送达幸福文榕的诗1、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我们在蒙马特山的圣心堂边游走天上的云无规则地移动一时透亮一时阴暗并非我们的手机设置不同我与你自拍了一张珍贵的相也类似我们日常的神情你有些坚毅有些专注我一如既往地迷惘和倦乏而这只是一切的表象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永远有一朵玫瑰开在晴天,开在阴天开在蒙马特山的圣心堂边经过山下流水般的红灯区想象梵高和毕加索那样在这里生活和逗留一瞬也就是一生萍儿的诗1、醒来。与所有无法熄灭的句群萍儿醒来。微弱的晨光像极一道词不达意的闪电一个秋日的上午我打算就这样望着天空想你 以及触摸一丛滴着露珠的水草将有一片蔚蓝升起安慰万事万物俯视醉心脱离俗尘演练的人们有明亮温馨的荆棘与难免尖锐疼痛的事物见证一条河流的奇迹隐藏半生的疯狂与荒芜所有无法熄灭的句群坠入山谷回音清脆朝着你的方向林文映的诗1、台北的海台北的海茫茫的海天浅浅的海湾显出一片海市蜃楼湛蓝的海水阻着时间的冬春与夏秋隔着空间的一百二十州添着人间的恩怨离忧我是炎帝的少女化作昆仑山的精卫鸟一木一石把大海塡平再也见不到海峡的急流再也听不到金门炮声稠再也收不到邮票的乡愁。台北的海风凌厉地掀衣水猛烈地挤济心澎湃地迷离天上红色在崛起地上緑色在崛起海上蓝色在崛起这崛起那崛起既切实关系着我自己又关联着宇宙的全体。冰燕的诗1、笼民也曾学习飞翔,在辽阔的旷野立于高高的枝头,展翅高飞,飞至世界尽头迎接第一道光后来,谁剪掉你的羽翼?从此脚蹼收起渐渐地羞于谈起梦想被啄痛的双手紧紧抓住一只鸟笼里头装着飞翔??翅膀展开只在方寸天地飘云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你的蓝天被围栏一格格剪开阳光照不进去只留下一地破碎注:笼屋,是一种现存的特殊居住形式,居住者住在以铁笼包围的床位,故称为笼屋,常见于香港之类地狭人稠房价又高的城市。居住者被称为笼民。云影的诗1、西贡的黄昏。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像迟疑的风,傍晚很轻。一定还有更轻的什么, 躲在灌木丛。蚂蚁奔向它的巢穴,猫穿过枯叶。影子幽居在第九只耳朵。细小的声响相爱着。霞光灌满她们的眼睛。一个突然哭起来的人。被风拣中,掀起,被风擦亮。死亡无法带走这绝妙的晚空。不会太久。2020.3.8于西贡2、蓝贝壳一生中所有鲜亮的,都留在海心。大海给予我波浪状的爱情。如今,空荡荡的胸腔,不宜再摆渡心事。原谅我对一只灰雀的一无所知。原谅我在一群灰雀中间 抑制不住流泪的冲动。大海没有捧出全部的浪花。就像我说不出—— 一个完美的结局。一生多么虚妄,我深信的蓝。碎成金黄2018.9.15赤柱海滩印象的诗1、流星雨哪怕辉煌之后是永恒的寂灭只要瞬息光芒被你发现如此我愿死一次任疼痛而发亮的泪珠沿着夜冰冷的脸殒落还我九月高远的晴空吧即使光不再照耀愿哑默千年的琥珀因着雨的缘故有过小小的喧哗小小的骚动和宁静周瀚的诗1、盼你凯旋归来清晨 一辆白色大巴载满了援鄂的医护人员车边的亲友们一齐大声呼喊你伸头窗外 向我频频挥手告别穿着你为我新买的枣红大衣我依依不舍 激动不已亲爱的 我虽有千言万语却一时语塞 只是抚摩自己肚皮我多么渴望你暂留身边一起迎接我们的小宝贝来到人世但疫区病人更需要你更需要白衣战士将病毒狙击终于 大巴缓缓前行我热泪盈眶 心随车轮飞向战地亲爱的 我和小宝贝都盼你盼你凯旋归来 合家庆喜陈慧雯的诗1、长乐将它哽在喉咙口,我叩击都市的门环拌入生粉水埋芡,保持时间的幼滑窃听秋风形成漩涡的流响,滑入衰落期生命或是死神的囊中玩物当断裂的距离敲响,黎明出尘梦已不再如此贴身,不再像圣物般珍存索偿没有消停之时,而积分统统作废由空中栽落的不止有残枝败叶还有什么,与我已无关我看不见连接天与地的扑面的阳光麦粒闪烁的光芒亦将作为童年的记忆而封藏一切都有失控的可能吗都有走火的可能吗,我在哪里在虚与实之间来回折返吗生活的仿真度极高摊开事实权且来一次模拟飞翔天空,在我脚下,我的路通往我的心脏而我知道,我从未远离过它。秋玲的诗1、青砖古塔——写给妈妈山顶的那青砖古塔像妈妈不远处突起的孤峰是我妈妈,您那里车马无喧无尘。而我还在隐藏些许烟火和草木,看故景如旧没有您的人间,到处都是彷徨妈妈,浮生未歇,五年恍如一梦没有您的岁月所有的行走都是一种流浪孤峰相望古塔我多想将手臂变得无限的长紧紧地抱着那青砖古塔像儿时妈妈抱紧我 晒着太阳2020.05.08林琳的诗1、和美丽相约又一个诗意的深秋我来到张家界在神往已久的金鞭溪畔和美丽相约律动的溪流给山林注入活力的血液溪水哼着小曲欢乐了两岸起伏的山岳当晨雾披纱隐隐的山林重重叠叠清风舞动着片片交错的繁枝茂叶霞光洒落叶隙浪花在溪流中奔腾跳跃如溅玉飞银辉映着山涧溪流的狂野清纯剔透的溪水漂浮着片片火红的枫叶蜿蜒着武陵源的美艳一路向东奔流不歇哦,万物也有灵性红叶似乎也爱诗的浪漫在我的裙裾上驻足流连倒映在清透的水面仙气袅袅飘逸如蝶我捧起红叶细细端详脉络晶莹 斑斓如霞它是大自然雕琢的艺术精品是张家界馈赠我的珍贵礼物我将它夹在诗集的扉页与金鞭溪的美丽深情道别莎琳的诗1、书十月发现一本书也许一早进了书柜铺了些许尘埃看的人,需要一个时刻坐下来慢慢阅读微风吹过半开不开翻过几页,发现字里行间似懂非懂揭与不揭谁人的心脏在跳动最简单的语言,有时偏偏无法理解呢喃低吟,扔与不扔之间书的厚度在增长在每一个踌躇的剎那吴燕青的诗1、游乐园里有一个我的孩子叶子和花 无语地从枝枒落下蝴蝶蜻蜓试图逆转地心引力它们匆忙地慰问一朵花一片叶小麻雀嘤嘤地叫着姐姐香港九龙的一个公园又一个秋天写在了树叶上阳光比夏温柔了几个刻度树的皱折处扬起一曲牧童谣湖边上一个五颜六色的游乐场传来尖叫 哭闹 大笑我想 游乐园里应该有一个我的孩子是我和秋天一起生下的孩子他会跑会跳会笑会哭一个再具体不过的孩子他在秋千上荡来荡去他把世界真实地荡到我的眼里比如树叶和花 无语地从枝枒落下二、澳门女诗人袁绍珊的诗1、裸体野餐在这样明媚的秋天,树木衣衫褴褛有人因凝视而大汗淋漓 惟有光,可以放纵如一匹马儿妹妹在水中散步,我在陆上沐浴有人伸出手,像一条蛇伸出舌头草席尽是翻倒的苹果和良知色情的油墨,把交叠的腿定义为体操或歌舞片秋叶扩充着野地的宽容又藏着一千只可疑的豹子无数钥匙伸进油润的锁孔绅士们的眼睛多少次,以资产阶级的礼仪为我和妹妹拿下了大衣妹妹始终是雨后的蜗牛,混身洒满脆弱的光点我在她的王子面前,拿出仙人掌与绸缎讨价还价他外遇的机率但在这样明媚的野地,她的房间就是我的身体思想的气球膨胀着吸引更巨大的氧气、欲望、疼痛、敌意啊,妹妹,在宇宙之中我们已成为被议论最多的生物在野地之中,我身为诗人已尽力使事物简洁2、咖啡那年在土耳其,除了喝剩的幽暗占卜术和冷掉的咖啡渣女子依玛对未来没有一点把握她和黑色大陆的咖啡豆,和种植它们的农民长得没有两样世界也许是平的可天秤,还没有从天降下滴漏的,微苦的,到底是越南的甘蔗林还是法国的露天咖啡馆?五十英镑一杯猫粪依玛在日光中恋爱,流泪消费着带自由气息的离愁别绪看,黑色的金子流入中国星巴克……赌场外,穿蓝衣的警察对穿迷你裙的她说:其实澳门差馆的咖啡也不差不对,不对,那年依玛其实一直在香港用巴基斯坦的声线,混迹于旺角的茶餐厅像一杯鸳鸯,在这春风沉醉的晚上……叮咚,三点三了,刚出炉新鲜的零件装嵌着世界的壁垒,这是凌晨三点零一刻她已分不清这是深圳还是东莞的工作间任何一罐咖啡都比她清醒任何货物都比她去过更多国家研磨,泡煮,滴漏,重力,加压……工作榨取着她身上所有的可能性她榨取着想象力的黑色汁液 荒林的诗1、和平是多么美丽——为八旬母亲的画题诗树上的松鼠用眼睛说话树下的松鼠捧出桃红心2020年的田野多么美丽牛和鸡相遇交流:你亮红的羽毛,我暗红的身体不需要懂得人类的武器我们站在一起,就是生命的风景羊散步来到猴的庄园分享多汁的青草甘美欣赏桃树硕果芬芳母亲怀抱宁馨儿,幸福使云朵羡慕万物相爱相依,可是生命的意愿比黑夜更黑,黑颜料难以言表我不能画出人类的战火从战火中逃离,心患恐惧病当黑夜想靠近我的窗户,点亮田野我让你们看看2020不想逃跑的松鼠它们经不起一粒子弹,半块刀片你可以点定清除一切动物,田野如此美丽血涂太醒目:人类丑恶,不配一根鼠毛洛书的诗1、饕餮我看见鹿的双耳 如悬挂在檐角的风铎风静下来时 雪花落在它身上它散发出浓浓的青草味在远古的森林里矫健的四肢曾踏过高山和低谷它站在那里河流的水洗过它的双眼星辰在身后低垂而此刻经脉、骨肉、血水在精致的玉盘上交织融汇出一幅绚烂的地图它傲然于生物进化的高处却败给了人类的贪 嗔 痴银制的刀叉 白色的餐盘轻易划出一道血红的口子汨汨的鲜美的汤汁喷涌 粗暴地侵蚀了唇齿 冲刷过食道 冲破了心中唯一留守的最后一道防线那道防线叫良善诗子的诗1、沙漠中(从未出生)的一粒沙我把自己晾在沙漠中曝晒眼泪一流出便蒸发成沙(隐形的、或现形的)浩瀚的沙漠容不下半粒悲伤的人我们都被迫坚强如脚下无数的沙与沙(被践踏,不过是正常的命运)或者沙漠是一个大括号括号内活着死物括号内滋生着可有可无的养分括号内包装着无数的括号如同一个困局包庇另一个困局解决即瓦解(我忽然想起那些不会哭的俄罗斯套娃那一层层由大到小工整的笑脸那堆无声的笑是谁制造的纪念品——是谁粉饰的太平 )他们看不见(或懒得看)最微小的括号内,始终有沙(和肢解不了的哀伤)沙,大概不会死也无法重生雪堇的诗1、过敏   又一个八号风球的早上翠绿健壮的臂膀已经不在真相来时总是一阵湿冷夹带几扇耳光回家的路我还走着身子再飘摇也得站起树荫倒下之后过敏症状逢台风休假复发手机前的指头频繁抽搐风眼移近时小心失控更要注意预防天文大潮海水倒灌不由自主的浅睡和惊醒要连根拔起多少棵树才能迭成多睡一天的床风球沉默降下绿化人员忙于重整市容试图用水泥填平一切但空洞的深度一如树根无法丈量
【版权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吕游诗界》微信公众号所推内容均已经作者同意。感谢源自网络图片作者。对本公众号图片使用如有异议,我们将随时纠正。
文稿校对:王连宗、王炳利
特约编辑:吴燕青(香港)
压题图片:源自网络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联系:wansuishige(吕游)
【请点击关注】
点击在看,传播好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