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莫哈维沙漠(穿越莫哈维沙漠游胡佛坝)

莫哈维沙漠
 15号国道        自旧金山沿太平洋海岸公路北上近千公里,终于到达圣迭戈。异地还车选择此行终点拉斯维加斯。从圣迭戈返回洛杉矶后去好莱坞、比佛利及圣莫尼卡逛了一大圈,休整2天后,准备迎接最后挑战——穿越莫哈维沙漠。
      地图上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就一条15号国道,谷歌地图显示约450公里,莫哈维沙漠里开车会是什么样?心里充满不安和好奇。看过西部片中的莫哈维沙漠,单仍无法想象实际状况。起程前老规矩,边攻略,边把目标地名一个个输入导航仪。

      清早,在洛杉矶加满汽油,检查好胎压,备足了饮水和食品,轻松上路了。洛杉矶气候凉爽宜人,阳光明媚,空气清澈,市内道路通顺,驶上高速就变得异常拥挤,车流像洪水般,前望不到头,后看不到尾。我不认路,完全受GPS摆布,对它绝对信任,乖乖顺着导航仪行驶,期待15号国道路标的出现。差不多近2个小时总算驶出了洛杉矶,上了15号国道后两边建筑明显少了,越往前四周显得越荒凉,满眼是岩石和沙土。虽然身处沙漠,国道修得却很好,黑色沥青路面,单向四车道,最右跑卡车,中间2条开快车,靠左是紧急车道,有黄实线隔开。沙漠里的公路也严格限速,自驾在莫哈维感觉非常安全。
 巴斯托         行驶了200多公里,第一站巴斯托出现了,这是去拉斯维加斯的必经之地,沙漠小镇里有个巨大名品店,我自然不会放过一饱眼福机会。停好车走进休闲购物区才发现许多商店里几乎见不到店员,服装,食品,皮包,旅游纪念品像是量贩店,名品在沙漠里也身价大跌啊!走出店铺,刺眼的直射阳光下,大块土红、土黄墙壁与湛蓝天空及建筑阴影形成了油画般的美景,这似乎是巴斯托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视觉印象。

        
 约舒亚丝兰          驶往下一站贝克途中,笔直笔直的路一直通向天际线。越往内华达方向,沙漠中的植被也变得越多姿多彩,除了一簇簇的骆驼刺,还能看到一种高大的、浑身带刺的植物,我把车靠在慢车道的路肩上,拿起相机就往沙漠里走。同行提醒我别碰上毒蛇和巨型蜥蜴,我嘴里说不怕,其实每步都非常谨慎,走近巨大植物前,才看清了那全身长着“毛刺“的怪树。原来这是一种生长在沙漠中的独特植物,叫约舒亚丝兰,属仙人掌类植物。   
    干旱季节生长极其缓慢,只有当雨季到来,它会在几周内吐蕾绽放,完成生命延续过程。是它给沙漠带来了丝丝绿意和勃勃生机,站在巨人般的约舒亚丝兰前,拍张照片留作纪念。

 沙漠里的志愿者        整整四百多公里的旅途中没见到过一个行人,突然间看到前方有位头戴安全帽,身穿橙色反光背心,手拿硕大塑料袋在国道上捡垃圾,不是是清洁工吧?  走进看了才知道是位环保志愿者。车外40度高温,会把人晒成干啊!怀有这样的情操确实令人感动!

  拉斯维加斯         从巴斯托又开了250公里,眼前出现的赌场和娱乐广告越来越多,它在告诉我目的地不远了。傍晚时分,终于抵达了赌城拉斯维加斯。夜晚我们去老城看了天幕光幻电影,品味了美国牛排,去拉斯维加斯大道观赏了美妙,华丽的水幕舞。霓虹灯下的不夜城,巴黎酒店天穹顶上的蓝天白云,这里永远像是白昼。人们都知道赌城的辉煌和光明归功于胡佛水坝的功劳。

 米德湖       
      胡佛水坝离拉斯维加斯约40公里,轻车熟路没多久就看到水坝的指示牌。一个左拐,从山坡往下看,沙漠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湖泊,我暗忖莫不是米德湖吧,它是水坝落成后形成的西半球最大人工湖,总库容348亿立方米,是新安江水库的2倍,这里还建造了沙漠中的游艇俱乐部。在拉斯维加斯一路上看到许多游艇感到匪夷所思,现在终于有了正解。
 
  胡佛水坝        车在荒凉,坚硬的岩石山道上穿行,很快就来到了胡佛水坝的坝顶。区别于通常水坝,坝体呈拱门式,坝高220米,坝顶宽14米,1931年动工,1936年建成,装机容量达245万千瓦。顺着坝堤山路经过几次折廻,车登上了山顶,从此处俯瞰水坝雄姿和两岸陡峭的山岩。

     真难以想象当年工人们所付出了何等艰辛和汗水。也许这里气候太干燥太炎热,已经使用了77年的坝体上,竟然无任何被苔藓和水草污染的痕迹,所有混凝土浇注物仿佛是刚刚脱去模板,崭新如旧。水坝位于内华达与亚利桑那州交界处,两州时差1小时,这也是美国特色啊!
   
 博尔德镇        离水坝不远的博尔德小镇上有胡佛水坝博物馆。凡去人文历史遗迹参观,博物馆一直是我的首选,那里资料详实,常常给我带来意外惊喜。回程途中,我沿着寸草不生的山坡,来到了博尔德小镇,又是一个惊喜,山下和山顶竟是天壤之别,刚才是一片荒山砂石,眼前已是绿草如茵,细嫩细嫩的草地仿佛在呼唤你去拥抱它。我拿起相机,冲着一棵大树走去。刚踏上草地,感觉脚下像是一块吸足水分的海绵,一下鞋底就湿润了,恍然大悟,这里草地的浇灌系统全部在地下,既经济又美观,符合沙漠特定的环境。

       胡佛水坝博物馆坐落在“博尔德酒店”2楼。这栋木质小楼建于1933年,20世纪30、40年代主要招待富人和名人,包括美国银行创始人詹尼尼等。酒店陈设沿袭了80年前的风格,让初次造访者有种时光倒流感觉,老式钢琴,老式桌椅,老式立钟,连弹琴手也是80多岁的长者。
  胡佛水坝博物馆       木楼梯很窄,上楼通道底有扇小门,买上门票就可进入。整个馆内就我们一行四人,管理员特意为我们放映了胡佛水坝建造的资料影片。博物馆展出了许多当年施工建设图片和生活用品,这个小镇当时住着5000多名工人和2000多名孩子和家属,生活条件极其恶劣下,妇女和孩子还充满着健康的笑容;工人们带着帆布水袋在4000英尺峡谷中钻眼,爆破,创造出许多高效的施工方法;一个被褥卷上写着“我们车顶上一个床垫,两张婴儿床,几件炊具,几套衣服和一些被褥,这就是全部家当”。在美国经济大萧条年代,就是这份充满危险的工作,仍然让求职者蜂拥而至。   
    最显眼的是秀兰邓波儿,当时她才8岁,已经随美国名人来工地慰问演出。望着这里的油灯、锅盆、铁锹、风钻、无论谁都会对这些“栽树者”产生深深敬意。

  水坝冠名之争         
        博物馆门票上有2个盖章空白,写着:请问你喜欢“胡佛水坝”还是”博尔德水坝”,出口处有2个参观纪念章可供选择。这个冠名争执发生在1936年,当时共和党领袖胡佛在任,水坝用了他的名字,而民主党对此耿耿于怀,胡佛下台后随即更名为博尔德水坝。争执了近80年的冠名问题,还要我们参观者投上一票,这恐怕也是美国的幽默吧。

  
 

莫哈维沙漠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