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素材

【江郎文艺文学鉴赏{20-4}. 郑庆霆散文专栏】(衢州)红花草

春天的故事
【江郎文艺】有文学名家在点评指导文章,为各位作者提供更好的文学创作提升评台,为作者创作提供原创文学发表提升的网站。开设栏目有:诗词、歌赋、长篇频道、短篇频道、情感小说、传奇小说、散文、杂文随笔、影视戏曲、电影剧本等。
关于《文学世家》《江郎文艺》管理团队
总编顾问:林轩
文学顾问:王学海
名誉评论员:汪东林
总审主编:水浦清音
编辑部主任:张奕来
发行部主任:盛君
策划部主任:摇曳风
编辑:冰雪、范建华、谢晨辉
美工:林风飘逸
拍摄:王红玉、文友、网络
朗诵团队:吕晓琳、天涯、笑溪、徐晓菁、周玲玲
团队明星:静花水月
监督:往事如风
刊头设计:李光阳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微信|bingxuexh/wxsj661513
以文会友,传承文韵
推荐作家
【作者介绍】:郑庆霆、男,1966年生,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华墅乡人,衢州市作家协会会员。热爱文学,其作品乡土气息浓厚,发表的散文、杂文常见于当地报刊、公众号等媒体。长期从事婚庆主持、摄像等工作,见证了无数对的新人步入神圣的婚姻圣堂,为新人送上温馨吉祥的深深祝福。足迹遍布十里八乡,品尝千百家美味佳肴。
春意盎然
1、红花草
郑庆霆
广袤的田野,桔林葱郁。初春的芳草翠绿无垠,金黄色的油菜花分割着原野的绿色。我悠然徜徉在田埂小道,放飞思绪,放飞心情。不经意间,发现田边地角,稀稀疏疏开满了紫红色的小花。这些生命力旺盛的小花藏在茂盛的桔树草丛间,似星星点灯熠熠生辉。掠过眼眸,细瞧,原来是久违的红花草。我一阵狂喜,心中不由得荡漾起丝丝的怀恋。红花草是我家乡农人对其的俗称,学名紫云英。本在稻田里栖息,是后来因稻田改种桔树,它被无情地抛弃,无奈地退出了这方天地。曾几何时,红花草在“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在那饥不择食的年代,偶而食之,虽不及美味佳肴,但给餐桌上也增添了一道可口菜谱;在那经济匮乏的时期,靠红花草喂养的大肥猪,能给我家数回一沓人民币。我的老屋门前没有庭院,脚一抬就能跨进稻田,看农人挖稻沟播撒草籽;看农人挥舞镰刀,稻穗在手中飞舞;看红花草在渐渐露出的稻茬间,舒展出翠绿的小叶片,这粉嫩粉嫩的小花草,接下来将迎接严冬风霜雪雨的洗礼,经受新的生命的考验。依稀记得孩提时,我从床上一磆碌爬起,径直往门口走,睡眼朦胧中,一泡尿竟不知不觉“劈头盖脸”地泼向红花草,我仿佛看到红花草哭丧着脸垂下了头。母亲见此情景,厉声呵斥,“你这捣蛋鬼,红花草泼死不能肥田的……当春暖花开,看到家乡水田里,绿茸茸的红花草,已铺成了大片大片的绿色地毯。一朵朵紫红色的小花嫣然可爱,筑起江南春天里一道绝美的风景。当千朵万朵红花草紧紧依偎在一起,铺天盖地,皱起涟漪春风,那种凝结万紫千红的绚丽,深远而博大。犹记得,放学时,我书包一搁下,挎起竹篮飞奔田野。眼看夕阳西下,同伴的篮子里猪草盛得满满的,我顿生邪念,翘起屁股,唰唰唰地拔起红花草,装入篮子的底层,上面一层铺上了猪草,自以为“掩耳盗铃”能蒙混过关,岂料刚跨进门槛,就被父亲识破,父亲性情暴烈,操起竹条,不由分说,我可怜的屁股被挨了一顿揍打。村子里,“拈花惹草”的人也真有,阿牛是个老光棍,采猪草的活他赖得做,索性图个省事,趁夜色深沉,窜到田里偷割红花草,可运气不佳,竟然让守禁人逮得个正着。那年头时兴放电影,守禁人报告大队领导,领导一拍板,罚阿牛给村里放场电影。于是傍晚时分,广播喇叭里便传来了罚放电影的通知,把我们几个小屁孩乐翻了天。次日上学的路上,小伙伴们还津津有味地谈论阿牛的趣事。人群中不知是谁冒出了,“希望阿牛再偷一回红花草,这电影还没看过瘾”的话语……红花草看似渺小的花草,为了大地的丰收,在春天百花争艳之时、花期正浓之时,就被无情地埋葬在水田地埂,腐烂成泥,肥沃农田。最终在人们眼中黯然消失,生命如此短暂和悲壮,令人肃然起敬。如今,当我再次回眸田野,红花草已不见踪影,昔日繁荣苍翠的田园景象也已消失。曾经的红花草相伴着我的童年,那一片片的花儿已与我的血液相融,永远地开在我的记忆深处,芳香着我逝去的年少时光。
2、乡下人的名字郑庆霆
乡下人取名很随意,一般没那么多的讲究。因为费着脑子去咬文嚼字,非得取一个寓意深远的名字,没这个必要,更何况也没断文识字的本领,所以有些名字简直土得掉渣。什么傻蛋、麻子、大娃、贼狗等等,朗朗上口。虽然听起来很不入耳,但骨子里透露出乡下人的质朴憨厚。
我村子里有个叫五囡的汉子,他的父亲原住在三官岭村,后来倒插户落户至我村。五囡出生于60年代,父母亲都不识字,取名时也省得弯弯绕,就索性给他取个不叫狗也不 叫娃的名,一拍脑袋一跺脚,“五囡”这名便蹦跳出来了。
五囡至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父母当年真犯糊塗,自己明明白白的一个大男人,咋就叫上了一个女人名呢。
五囡上有姐姐叫三囡;还有一哥哥叫四囡,不管是男孩是女孩,爹娘辦着指头从大到小依次都这么叫。
五囡小时候家里很穷,幼年丧父,父亲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遭受迫害致死,书才读了三年就到生产队下地挣
工分了。他脑袋瓜好使特机灵,样样农活都捏得住,犁耕耙耖这些有技术含量的活,小小年纪就能轻车熟路驾驭在田野阡陌间。
16岁的那年,母亲得病久治不愈,抛下姐弟仨撒手离世。后来分田单干,他心思不在种地上,另辟蹊径,骑上永久牌自行车走村窜户吆喝卖香烟,伴着车轮的辗转,他也时来运转,竟然在半途“拣”来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凭借他的一张“油嘴”,软磨硬泡,硬是把姑娘娶上了门。回想当年的这段情缘,如今他依然自鸣得意,按他的话说:“我从小没爹娘,若是整天屁股朝天头朝地,即使“泥块头”掏碎也娶不上媳妇,还好我做点小生意,让我获得天赐良缘”……在这段心路旅程中,他的足迹遍布衢州、江山等毗邻乡村。因为游走四方,与坊间接触打交道的机会多,语言天赋极好,龙游话、常山话、江山话、衢州城里话,学得地道学得有模有样,有时听他绘声绘色的演说,总能引来村里大叔大妈的捧腹大笑。
说来也蹊跷,这姐兄弟仨成家后,都未抱上“麻子”,怀里抱上的全是清一色的“小炮娘”。能不跪谢爹娘取了个带“囡”的名,让姐弟仨赶上了好时代,无需买房买车娶媳妇,倒落个轻松自在。如今五囡的长女是名乡镇公务员也有了自己的家室。他还在自家开了个卖烟卖酒卖菜的小店,生意虽谈不上红火,但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
我与五囡是小时候的好伙伴,三天两头混在一起玩家家。拍皮球、打乌龟、跳房子……玩得天昏地暗,玩得脸红脖子粗……虽然我们都没跳出名堂,都没跳出农门,但我们俩如今依然还是好兄弟好朋友。往事悠悠,思绪纷飞,份佛又让我触摸到了这些给了我无限遐想的人生最美好的童年生活。
时光荏苒,五囡年长我1岁,都已步入知天命之年。暮色四合,我静卧床头沉思:名字是代表一个人的符号,它与人的身份地位、能力学识划不上等号,五囡他名字虽不雅气,书也读得不多,但他肯动脑子肯吃苦,做生意善经营,加之为人和善、心胸宽厚,因而赢得了乡亲们的好口碑,他是俺村一位极具代表性的人物。

《江郎文艺》
温馨提示
我们需要的稿件:
一、所投稿件需是本人原创,尚未在其他平台发表。因稿件著作权引发的纠纷,由作者自行负担。
二、大力倡导正能量作品。稿件内容不得含有违法或其他有碍社会和谐、国家安定的内容。不得侵犯他人名誉权、隐私权等合法权益,否则引发的法律责任由投稿人承担。
三、为提高稿件发布效果,平台编辑可能在忠于原创的基础上,对文章进行适当修改,如果您不同意修改,请在投稿邮件中注明。
四、鼓励文学创新,扶持文学新人。
五、体裁以诗歌、散文(含随笔、杂文、书评等)、短篇小说等作品为主。
六、投稿请附百字左右作者简介。
七、投稿前,请务必添加总编微信bingxuexh,不然无法发放稿费红包。
稿费发放办法及时间安排:
作品发稿一周(七日)之内所得赏金,50%为作者稿费,50%作为平台维护费(累计赞赏在二十元及以下不结算)。作品发表二周后,以红包形式发放稿费。
微信:bingxuexh/wxsj661513
邮箱:[email protected]
《江郎文艺》编辑部
江郎文艺编辑部
您的支持是我创作的动力!
【江郎文艺文学鉴赏{3}.刘春林诗歌专栏】春日喁语
【江郎文艺艺术名家{2}.何金海诗歌专栏】母亲的一天
【江山市香妃越剧团抗役歌曲《风雨而立
【江郎文艺诗歌鉴赏{1}.徐建新诗画专栏】春日喁语
【江郎文艺艺术鉴赏{1}.王红玉诗画专栏】相思
【江郎文艺艺术名家{2}.何金海诗歌专栏】母亲的一天
关于《江郎文艺》管理团队
总编顾问:林轩
文学顾问:王学海
名誉评论员:汪东林
执 行 主 编:盛君、鹤子
编辑部主任:青柠、张奕来
发行部主任:盛君
策划部主任:摇曳风
编辑:冰雪、阿来、范建华
拍摄:郑庆霆、网络
朗诵团队:吕晓琳、天涯、笑溪、徐晓菁、周玲玲
网管:往事如风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微信|bingxuexh/wxsj661513
合作刊号《文学世家》第一时间看好文

关于《文学世家》管理团队
总编顾问:林轩
文学顾问:王学海
名誉评论员:汪东林
执 行 主 编: 水浦清音 
编辑部主任:青柠
发行部主任:盛君
策划部主任:摇曳风
编辑:冰雪、阿来、范建华
拍摄:网络
朗诵团队:吕晓琳、天涯、笑溪、徐晓菁、周玲玲
网管:往事如风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微信|bingxuexh/wxsj66151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