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初二作文

杨氏家风家训选录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杨氏家风家训选录
东汉名臣“四知先生”、“清白吏”杨震公典故
  杨震,字伯起,喜八世孙,少好学,受《欧阳尚书》于太常桓郁,明经博览,无不穷究,时称“关西孔子杨伯起”——故杨氏堂号名“关西堂”。
  其父杨宝,隐居不仕,秦焚书后,有藏书于董社之原,后失其所。(陕西《阌乡县志》卷十六云:“至旧志有流寓一门,本为杨太尉而作,考太尉先世伯侨即藏书于此。”该志称“伯侨知六籍”)宝尝梦鼻祖伯侨告己曰:“所藏书为某处,今尔子为名儒,启而行之,此其时也。”天明,宝命震如所示处求之,果得一石函(今名“藏经洞”,在河南灵宝市豫灵镇杨家村南部皇天源下深沟中,皇天源下突兀处有名“晒卷坡”者,传为震取经后晾晒之处。)之内,藏书简甚多,皆蝌蚪文字,震就地构堂而校之,因名其堂曰“校书堂”。(附注:陕西《阌乡县志》载明正统年间进士黄谏作《重修校书堂记》云:“昔关西夫子杨伯起筑堂于湖城县西四十里,名之曰校书堂,至今千百年,是堂颓圮已久,而遗基尚存,过者咸为起敬。国朝置阌乡县于湖城,迨八十年,尹斯邑者,莫此是念。正统辛酉(1441)春,东莱刘君梓尹于斯,视其遗迹,为之概然,屡欲新之,以寒烟草莽之中,而未暇也。乙丑,乃谋于教谕松兹田琼辈,于黉宫之后建堂三大间,亦拟其名曰校书,盖欲邦人景仰于此而不忘也。”清乾隆十二年(1747),阌乡县令梁溥又重修此堂,并作《重构三鱣堂记》。)
  杨震既构堂而校书,从学者愈众。隐居湖城县任教二十余年,不受州郡长官之召,众人谓之晚暮,而震志愈笃。后有鹳雀衔三鱣鱼,飞停讲堂前,学舍主持人取鱼贺之曰:“蛇鱣者,卿大夫服饰之象征也;数目为三者,取法三台也(三台指尚书台、御史宪台、谒者外台),先生自此高升矣。”——后杨氏堂号遂名“三鱣堂”。
  大将军邓骘闻震贤而荐之,推举为秀才,年五十,始任州郡长官,任襄城令,四迁荆州刺史,东莱郡(治所在山东掖县)太守,当之郡,道经昌邑县(故址在山东金乡县西北),昌邑县令王密原为荆州秀才,为震于荆州举荐。王密夜怀金十斤,以赠杨震,震曰:“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密曰:“暮夜无知者。”震曰:“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谓无知”王密面有愧色而出。——杨震廉垂四知,清白传家,故杨氏堂号名“四知堂”。
  (附记:《菜州府志》载:“府署大门内,西为杨公祠,大堂后为四知堂。”莱州古城建有名宦祠、遗爱祠、三贤祠、我师祠等,均列杨震为首位。昌邑古城建有四知庙。城西北筑有四知台,又名辞金台,为昌邑八景之一,名曰“震台月霁”,提学副使薛瑄题诗曰:“人间无处不天公,却笑黄金馈夜中。千载四知台下过,马头犹自起清风。”)
  后震转任涿州(治所在今河北涿县)太守,公正廉明,不受私谒,子孙常粗茶淡饭,外出步行。故旧长者,或欲令震治产业以留儿孙,震不肯,且曰:“使后世称为清白吏子孙,以此遗之,不亦丰厚乎”——杨氏堂号又名“清白堂”。
( 选自《弘农杨氏族史》陕西出版传媒集团 三秦出版社,杨维森编著)
杨文节公(南宋大臣,著名文学家、爱国诗人杨万里)家训
  吾今老矣,虚度时光。终日奔波,为衣食而不足;随时高下,度寒暑而无穷。片瓦条椽,皆非容易;寸田尺地,勿使抛荒。懒惰乃败家之源,勤劳是立身之本。大富由命,小富由勤。男子以血汗为营,女子以灯花为运。夜坐三更一点,尚不思眠;枕听晓鸡两声,全家早起。栽萱种麻,助办四时之衣食;耕田凿井,安排一年之种储。育养牺牲,追陪亲友。养蚕织绢,了纳官租。日用有余,全家快活。世间破荡之辈、懒惰之家,天明日晏,尚不开门及至日中,何尝早食?居尝爱说大话,说得成,做不成;少年专好闲游,只好吃,不好做。男娶女嫁,家大难当。用度日日如常,吃着朝朝相似。欠米将衣出当,无衣出首卖田,岂知浅水易干,真实穷坑难填。不思实效,专好虚花,万倾良田,坐食易难保守。光阴迅速,一年又过一年。早宜竭力向前,庶免饥寒在后。吾今训尔,莫效迍邅。因示后生,各宜体悉。
  忠:上而事君,下而交友,此心不亏,终能长久。
  孝:敬父如天,敬母如地,汝之子孙,亦复如是。
  勤: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俭:量其所入,度其所出,若不节用,俯仰何益?
杨文节公官箴
  大儿长孺试邑南昌,辞行,问政于诚斋老人。告知曰:一曰廉,二曰恕,三曰公,四曰明,五曰勤。因作《官箴》以遗之曰:
吏道如砥,约法惟五。畴廉而残,畴墨而恕。兼二斯公,别无公处。二者备矣,我心匪通,兹为不明,借婿为聪。夙夜为勤,乃克有终。
杨荣公(明朝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内阁首辅)《训子诗》
万物生宇间,斯人最为贵。惟能尽人道,所以与物异。
卓哉圣哲流,前后同一揆,苟能仰先觉,圣域训可至。吾家清白门,实出关西裔,宦游徙建安,德茂占累世。我祖素宽厚,乐善敦信义。施财恤姻族,散粟济贫匮。忠梗化强暴,仁爱及物类,至今大富山,万木尚阴翳。种德贻后昆,毓庆而呈瑞。我父克承之,仰报思罔极。嗟我服遗训,先业恒坠致。侧身人郡痒,奋志取得第。居官列词垣,严苑实严邃,职兼春坊重,位极渊阁秘。浅薄料难胜,宠屋宁敢冀?顾惟葵霍衷,焉肯负初心?永怀绍先德,昌以垂后嗣。
惟尔年弱冠,成人方有俟,骨肉宜难忘,殷勤加训诲。祖宗恩德深,岁时谨赏祀。著荐在诚敬,荐献必丰备。服劳奉亲养,宜之崇孝弟。定省谨晨昏。友爱敦同气。立身期显扬,学优乃登仕。事上必孝忠,抚下宜敷惠。宗祖贵雍穆,推本念先系。尊卑秩有伦,温和永无替。夫妇克敬谐,百事咸顺遂。子女严训育,冥顽生智慧。姻戚重欢好,往来笃恩谊。丰俭贵适宜,礼节不可废。驭仆诚有道,任使均劳逸。劝惩须量情,宽猛用兼施。居乡尚谦谨,词色勿严毅。始终必以诚,表里惟一致。
尚当勤学业,夙兴而夜寐。德性贵涵养,玉琢方成器。宜加修治功,贵勉勿自弃。师道贵尊严,动静必有记。惟教学之年,讲授务精密。择友须胜己,慎勿趋势利。所贵道义交,所重金兰契。彼短不可张,己长不可恃。恶隐而善扬,悔咎自消弭。切勿事轻便,切勿务嬉戏。更须戒贪杀,慎勿习骄恣。稼穑最为艰,蚕织世不易。公赋宜早输,家财勿溢费。服食勿侈靡,居屋勿华丽。语言勿妄发,举动勿放肆。操守勿纵失,好恶审偏颇。安心勿强求,宅心勿妒忌。毁誉勿辄言,得失勿轻议。克宽乃有济,知止即无殆。知足即远耻,欲窒而忿惩,乐天而知命,乃息身后累。
大禹岂不圣?善言闻即拜。虑危恶旨酒,劳勤惜寸晷。周公位宰辅,才贤孰可及?一沐三握发,虚己而下士。颜曾为大贤,圣道所托寄。四毋训是遵,三省日加意。惟满则招损,惟谦乃受益,重义胜欲者,从敬胜怠者。祸福岂有门?召致实由己。暗室不可欺,邪径不可履,严如十目视,复如十手指。积善于冥冥,斯乃有阴缘。我训既谆谆,尔宜深省记,兹虽浅近言,实为远大计。斯须颠沛间,弥当加警励。勿作沐猴冠,勿为面墙立,见贤思齐焉,高山维仰止。临深而履薄,慎终而慎始。成家而贻后,庶几两无愧。
杨文靖(宋代理学家杨时)师训——《此日不再得》诗
  此日不再得,颓波注扶桑。
  跹跹黄小群,毛发忽已苍。
  愿言媚学子,宜惜此日光。
  述业贵及时,勉之在青阳。
  行矣慎所之,戒哉迷畏方。
  舜跖善利间,所差亦毫芒。
  富贵如浮云,苟得非所藏。
  贫贱岂吾羞?逐物乃自戕。
  胼胝奏艰食,一瓢甘糟糠。
  所逢义适然,乐殊行与藏。
  斯人已云没,简编有遗芳。
  希颜亦颜徒,要在用心刚。
  譬犹适千里,驾言勿徊徨。
  驱马日云远,谁谓阻且长。
  末学多所岐,倚门颂韩庄。
  出入四寸间,雕镌事辞章。
  学成欲何用,奔趋利名场?
  挟策博塞游,异趣均亡羊。
  我懒心意衰,抚事多遗亡。
  念子方妙龄,壮图宜自强。
  至宝在高深,不惮勤梯航。
  茫茫何所求,所得安无常。
  万物备吾身,求得舍即亡。
  鸡犬犹知寻,自弃良可伤。
  欲为君子儒,勿谓予言狂。
  以上内容选自《古代杨氏名人家训》(贵州人民出版社,杨维森编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