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秋窗风雨夕(秋窗风雨夕)

秋窗风雨夕
    
眼见秋分已过,秋日渐深,黛玉的嗽疾也似较往年更重一些,姊妹们轮番来瞧,固是一番好意,黛玉心里也正盼着呢,可终究病体劳形,心里难免又厌烦,而大家也都体谅担待,不怪她礼数不周。
这日宝钗来瞧黛玉,说着说着又说到这病症上头。宝钗不愧是个见多识广的,一番理论下来竟头头是道。想必那时黛玉定频频点头称是,心里不免感念这个曾被自己疑心的姐姐,竟这般会疼人。病中人最听不得他人贴心暖肺的话,更何况说者是温柔妩媚的宝姐姐,听者是多病多愁的林妹妹。说着无心,听者有意,一时由身上的病触动心上的病,黛玉不免叹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宝钗终是大气,仍把调养之法安排得纹丝不乱。宝钗投之以琼瑶,黛玉报之以木李。终于向宝钗敞开心扉,怨自己素日里竟将宝钗误了,原来宝钗心里并不藏奸;又想起前日宝钗劝她不要看杂书的话,更是感佩。向来夸者没有骂者亲,宝钗这是不拿自己见外,于是黛玉便把自家身世,若雨打浮萍般托出。说自己长了十五岁,竟无一个若宝钗这般教导……
难怪黛玉要如此感怀。想来当年自家也是列侯之家,书香门第,如今家道零落,寄人篱下。这强烈落差与疏离,于旁人且难保不牵动柔肠,况黛玉这般天性敏感而情思丰富之人。虽寄身外祖母家,锦衣玉食不说,一应用度跟贾家一干姊妹们也毫无二致,甚至还更优待些,但外祖母的疼爱中,终究寄寓了对女儿贾敏哀思,而至黛玉身上,疼爱加倍,却也隔了一层;至于宝玉,两小无猜自是不错,却也正因此便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好虽尽着好,到底男女有防,不如女儿家跟闺蜜在一起时的畅怀释意;而于贾家其他姊妹之间,更多出于亲戚间一份情谊,再说各人脾性不同,不好十分亲近。这时,同在“梁园”的钗黛便因身份上的相似而更易相近,况两人心性才情皆等量齐观,属同段位,便更有一份异于他人的相惜处。
此时,宝钗更进一步,谈起自己。说自己虽看似比黛玉强些,却亦不过是寡母愚兄相伴而已。如此,宝钗的自降身段,完全打消了黛玉那颗高傲之心最后的防备,而禁不住向宝钗发起了牢骚。当一个人向另一个人说出那些不为人道的难处时,便已然把对方当成自己人了,尤其当黛玉说到身在贾府的诸种不便处时,宝钗更是感同身受。
宝钗知道,此刻便是解开黛玉最后心结的时候,于是不失时机说:“将来也不过多费得一副嫁妆罢了……”
这话等于含蓄说自己并无与黛玉争宝玉的心思。
因为既是嫁妆,又何来“费”?当然是说黛玉要嫁,也还不过是左右倒个手;这左右手,自然是贾家内部倒换个手续。其中隐含的意思,二人当然神会。黛玉此时脸红笑骂,但心底是不单感念且感动的。
至此,黛玉已认定宝钗这个姐姐了。而姐姐送妹妹燕窝,妹妹焉有不受之礼。
宝钗所被人多讽处,在以为她爱藏奸,且心机绵密,而至此一段时,讥讽之人却作无视观。 
若我们将宝钗一番言语回顾,则不单见其真诚恳切,亦见其胸中丘壑。表达善意自是人之常情,但能把善意表达得若春风化雨,就见智慧了。
宝钗所来,是为探视,则因寻常走动而不显突兀;后从黛玉病源论起,进而涉及保养之方,便是自然而然;于是方子里提到燕窝,就是信手拈来。于第一步,宝钗打消了黛玉的防备。而后顺黛玉心思纹理切入话题,则黛玉说起家世就了无挂碍。黛玉说到伤感处,不免自怨自艾,这时宝钗联系自身,一下把自己与黛玉拉到同等地位,而后以同理心换得黛玉同病相怜,便是第二步。接着以嫁妆论事,消解黛玉心头最后一处块垒;继而提出送燕窝,则合情合理。
这样有礼有节又不着痕迹,为人解困却不使人尴尬,简直惠而不费。可见宝钗之为人周到处。这周到里,全是对他人的疼惜体谅与设身处地。如此宝钗,黛玉焉有不敬不爱之理。
宝钗说要送了燕窝给黛玉。虽燕窝尚在远处,却已使人感到,那里头的一番浓情蜜意。然而黛玉此刻除了感念感动,怕还带着惆怅的吧?因为宝钗要回去了。黛玉送宝钗出门时,留下一句话——
“晚上再来和我说句话。”
每回读书至此便不忍再往下看。因已听到黛玉声音,见她一双泪眼,怎样以纤手把了门框,目送宝钗远去,却无法将一腔情思托付而枉自叹息——
只听她轻轻叫了声:姐姐,宝姐姐……
一部红楼大书,向来喜散不喜聚的黛玉何曾向第二个人说过这话?读红楼至此不免掩卷,总不忍打扰她俩,宁可守住一切风雨,让她姐妹好好说说体己话儿;起初伤感,而后甜蜜。一为黛玉终于找到这样一位知己,还是那温婉暖心的宝姐姐;二为两个卓绝女子的冰释前嫌而快慰。钗黛自来被好事者当情敌来解,为此不惜附加许多阴谋论上去,使二人之间显见的亲密也陷入不堪境地。可实际上,钗黛虽初有龃龉,但到底彼此都是冰雪晶莹的女儿,有相似品性才情;更兼各自家世教养涵养出骨子里的一份高贵,使她们很快掂量出彼此生命质地,终而惺惺相惜。现在就借由这样一个时机而互剖金兰契,更让人觉得天公作美,使佳人合璧。
但观照宝钗一路言行,让傲娇如黛玉不住点头,服服帖帖,终而尽抛肝胆,让人不禁想到,或许这原是宝钗之苦心安排亦未可知;而之于黛玉,从其对自己的怨悔来看,亦似早已心怀惭愧,不过素来一身孤介而没有契机,而这样一个秋夜,便可谓天造地设了。
宝钗走后,天竟淅淅沥沥下起雨来。而那时黛玉定然久久立于门前,直到宝钗脚步声随秋风潜入长夜,仍不舍,仍把宝钗的话品而又品,愈品愈暖,愈品愈酸,不禁抚了胸口一阵咳嗽,扑簌簌,那微凉如羽的两行,不知是泪是雨,便是当时目睹此情此景的秋虫儿,也要不忍,把一缕长叹隐入夜色去了。
 支持不住的黛玉回身歪在床上,听雨打窗棂,看秋花惨淡,想秋叶萧瑟,闻声声漏断,不禁慨叹,不免又要自伤一番,便拿了纸笔过来,一首《秋窗风雨夕》,笔落而成、斑斑似泪——
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助秋风雨来何速?惊破秋窗秋梦绿。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泪烛。泪烛摇摇爇短檠,牵愁照恨动离情。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罗衾不奈秋风力,残漏声催秋雨急。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寒烟小院转萧条,疏竹虚窗时滴沥。不知风雨几时休,已教泪洒窗纱湿。
从今后,两个青春少女,无论黛玉,抑或宝钗,各自心上便多了一份牵念。正如此刻,窗外秋风秋雨愁煞,窗内耿耿秋灯夜长。黛玉不敢睡,怕错过宝钗,怕她素手执伞而来,切切的,把雨敲屋檐,听成轻移莲步。
一首秋窗风雨吟罢,雨仍在下,宝钗或许会来,或许不来;来与不来,黛玉心中从此住了个姐姐,是她的宝姐姐……
作者简介:韩乾昌,甘肃天水张家川县人,70后,汉族,现居兰州。喜欢文字,崇尚自由。天真的理想主义者,悲悯的现实主义者。偶有心结,小撰成文。出版有乡土散文集《乡关何处》。                         
由于首版反响热烈,应广大读者要求,近期将有本人拙作《乡关何处》第二版发售。新版作出相关微调,阅读体验将更好。有意者可添加本人微信订购或关注近期公号链接微店信息。同时,全国各大新华书店与各大网店也将销售。
本人微信号:13919001938

秋窗风雨夕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