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30而立之年(建党100年 | 作为一名党员家三十而立的孩子)

30而立之年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信仰 韩磊 – 歌曲合辑 –>
导读:总觉得今天该说点什么,但又不想写许多宏大的话,毕竟我只是个9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没有那样实力雄厚的气场。但在2021年建党100周年,我也即将在今年30周岁的日子里,分享一下我的感恩与心智的提升。

故事一:又有人要添加我微信。
讲真,创业熬过了这么长的日子,我所处的行业即便不是老板群体,大多数也都是大厂高管、市场媒体人啥的。

虽然朋友圈不到1500人,但交朋友要少而精一项是我曾在职场上的做人做事准则。

疫情期间在杭州熬炼了一整年,等我回北京时,遇到了2019年年初一起合作招商的厂商小姐姐。没想这才2年的功夫,她身边的朋友们都把我当成了她的领导(如下图)。

事实上当时在现场,我只是乖乖的坐在那里等这位小姐姐。感恩的是,在遇到这种角色反转后,她依然发自内心的为我高兴。

由于曾经做媒体行业的“商务+记者”,每主动添加一个朋友的微信,都会面对面主动告知对方我是做什么的,能够为你带来什么。

但近期每次在公共场合(PS:这还不是我主办的活动,只是在旁边做观众参与而已),都会有人就是纯粹的想要加我微信而心底里有些苦恼。屏蔽对方吧,貌似不近人情。不屏蔽对方吧,与我以前的性格严重不符,毕竟我并不喜欢朋友圈多出很多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我想了想,主动打电话问了我2018年金融考试时邻居推荐给我的基金李老师(PS:俺2018年基金考试并未通过,只是后来跟这位老师反而有过两面之缘)。

一回生,二回熟。跟这位李老师第二次见面时,他表示说他特别喜欢看我朋友圈,虽然有时候他看不懂我在说什么。

我认为是否有必要开源自己平时分享生活日常的朋友圈给更多的陌生人看,需要经过深思熟虑。毕竟以后人多了,什么鸟都有的话,还是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沟通成本和以前想不到的麻烦。

我电话里问李老师:“你为啥会爱看我朋友圈呀?”

李老师真诚的回答道:“我这朋友圈,80%都是微商,20%都是鸡汤,唯独你跟人不一样。你每天一点一滴的成长,每天发的朋友圈还都跟前一天不一样。我有时候跟别人吃饭的时候,会拿着你的朋友圈给别人看,然后跟对方说——这个人很有意思。”

小宁:“谢谢你分享这些给我啊,否则你的观点,我自己意识不到。”

李老师可爱的说:“没听懂。”

小宁:“这就像是绝大多数家长都会拼死拼活的去挣海淀区的学区房,不管这学区房有多贵,但为了孩子有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还是会拼尽全力。但是,我是那种天生就长在家庭学区房里的人。我的祖母是福建师范大学政治毕业的,她后来跟爷爷一起回山西后,在我们山西当地教中学。祖母甚至还是我中学所在重点班班主任小时候的政治老师。我这从小被祖母辩证的观点影响,所以自家环境就是学区房,更很难理解其他人渴求学区房内心之苦。”

鉴于李老师的分享,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朋友圈真的是对大家有帮助。最终选择开源朋友圈。

故事二:要给她人成长时间。

2000年前后,我上小学。当时参考消息各种“本拉登”的新闻。

家里的大人牵着我的小手逛超市,我问道:“本拉登是好人还是坏人?”

“那得从哪方面来看,若是从他自己国家的角度看,他是个好人;但从其他国家的角度看,他是坏人。”

从这个问题以后,我深刻的意识到人是不能用单纯的好人坏人二分法来评价的。

即使到今天,我也常常会问身边的朋友各种问题。有时甚至同一个问题,问不同的人来吸收不同的观点。

然而,曾经有一次在18岁时期,身边一位与我同龄的女友问:“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当时我的心底里有点吃惊,但嘴上和面子上都没有表现出来。没有表现是怕这位女友心底里为自己问出的问题而感到不好意思。我心想:“这不是常识吗?”

由于总能问出好问题,加上从小祖母教育我要懂感恩。所以儿时老师运特别好。

工作后,当其他人认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时,我却依然要选择“不耻下问”。也是这个原因,我思维和事业上的成长都比较快。

创业后,遇到大老板或者大厂高管、资深专业人士时候,更是会见缝插针的问问题。

然而,这么多年早已固定的朋友圈往往比较懂我。比如说核聚锐增公司车姐,我们俩是7年的老朋友,前几年偶尔会吵吵架啥的,但总能很快和好并且友谊比之前更加深刻。

王修波和vicky更是如此,在一起创业2年的时间里,我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出现常见的“分裂现象”,反而大家都成为了更好的人。

在这一点上,我感谢基 督教带来的影响。2018年认识的vicky,2013年认识的王修波。所以王修波比vicky更懂我以前的性格。最近跟王修波通电话时问:“你觉得我以前的性格,会主动说出团队马拉松时,怕你们俩都跑丢了?”

王修波斩钉截铁的说:“不会。”(感谢我的救主,让我们团队在保持财务公开透明、股东之间拥有信任关系的前提下,还拥有了爱人之心。)

由于环境影响以及不断的主动问问题,导致身边的朋友比较固化。像我们公司内部,王修波经常主动在工作群里希望大家能够直接指出他的缺点。

然而最近因为朋友圈遇到很多新朋友,新朋友又是白领居多。有的白领朋友还是基督徒。这位姊妹居然直接在电话里问我:“你写这个公众号,是为了取悦上帝还是为了取悦他人?”

鉴于知道这位姊妹的家庭背景,我知道她是一位很善良但目前洞察力和哲学思辨能力相当欠缺的状态。她曾经在一次周日家庭聚会时分享她农村祖母打她时的经历,而她的做法就是忍受挨打。

她自己是一个像绝大多数小女生一样,与小姐妹手拉手逛街类型的人。

但毫无疑问,我并不是这种人。跟vicky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们俩从来没一起约着逛个街。

她用自己的思维来问我问题。而且“取悦”这个词也严重有问题。

简单给她讲解了我这款公众号早期的初衷以及后续坚持的动力,但感觉她其实并没有听懂。要知道,vicky和我生长在书香门第,被强势的女人严格教育长大,我们的观点里是要对人有礼貌、懂感恩,但不会去取悦任何人。当然,上帝之爱更不是靠取悦得来的。

这些“多维度”观点和单一视角思考问题的碰撞,我心底里又起了想要远离这个姊妹的念头。若是在以前,会毫不犹豫的远离。但还是主动打电话向年长的高管姊妹寻求精神帮助。

姊妹建议道:“小宁,你要担待弟兄姊妹的软弱,要给她成长的时间。”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龚玥 – 传奇之声II –>
故事三:感恩高管姐姐。
我最近跟核聚瑞增车姐发微信说:“车姐,我长大啦。我现在也能做到在逻辑上不是自己的错误,但却能主动给别人道歉的事儿啦。”

因为n年前,每当跟车姐说话呛呛时,都是车姐主动低头跟我道歉。

而2018年在职场上,我的领导吴总是出了名的大气,但我作为她的属下,总能在表面上说:“多亏吴总领导有方。”心底里却在想:“啊,还是我自己能力强。”

当然,当年在职场上还是挺怕死的。以致于当年心底里还为自己的圆滑感到骄傲。

现在创业的过程中,甚至为当年自己的“小聪明”而感到羞愧。并且在4月初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给予俺的前领导吴总。
(信件详情参见:《致领导》。其实吴总当年在私下里也给我的创业导师孔姊妹分享过:“小宁平时说话太犀利,但我知道她没啥坏心眼。”)

下图是我的前领导收到信件时开心的心情,在此分享给大家一下喲。此外,7月23日吴总的老师分享《火种》这本书。《火种》由著名党史、军史专家刘统所写,陈宇老师也是华东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哈哈哈,非常期待这一场党史专题的见面,更期待见到俺的前领导吴姐。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我想,这篇文章见证了我从一个早期在职场上只关心自己成长,到现在变成了能够包容他人成长,甚至是跟我没有利益关系之人的成长。

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

感谢基督信仰让我拥有温柔之心,而不是只考虑眼前利益得失之心。更感恩有机会能够与前领导、公司同事and股东之间享受纯粹的姐妹情。让我们在艰苦创业的过程中,依然能像小孩子一样单纯的享受朋友们之间的互相关心。

这份纯粹有多么难得,要知道,我以前可是“油腻的很”。多亏领导领导有方,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孙子兵法版本的高级油腻”是多么令现在的自己嫌弃。

不论怎样,虽然目前阶段正在经历疫情后的恢复期(休养生息阶段),感恩我的信仰去掉了当年职场上的油腻,更多的拥有包容他人之心。

像我当年的高管姐姐们一样包容他人,我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三十而立吧!

愿我们的文章,能够令这个世界更美好一点。
(本文完·感谢阅读)

30而立之年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